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谁能生出一个“中国宝宝”?

老愚:无奈打开电视,我以为钻进自然频道就可以逃出那无处不在的政治麻醉,不意却陷入了频度极高的爱国广告的泥沼。

我平素不看电视,盖因给官方政策背书的官办电视,实在乏味无聊,只会令人产生强烈的不适感,尤其难以忍受播音员那种亢奋的腔调——在这个以邪为正的时代,国家主义喉舌每个毛孔都透出N多自信。

捏脚时,为了屏蔽隔壁各色噪音,无奈打开电视。我以为钻进自然频道就可以逃出那无处不在的政治麻醉,不意却陷入了频度极高的爱国广告的泥沼。

四川五粮液酒厂的广告词是:中国的五粮液,世界的五粮液。

五粮液是中国生产的一个著名白酒品牌,“中国的五粮液”要传达的似乎是,五粮液是中国的国宝,把自贵于天下的意思强加于国家,造成被国家所贵的错觉,属于偷换概念。

“世界的五粮液”更是一句想当然的推演。从中国看世界,中国的宝贝就是世界的宝贝,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不证自明的真理。霸道,虚妄,张三李四王五“走向世界”之类的广告词,皆可作如是观。

一家山东花生油公司的台词是:中国味,鲁花香。

作为一个政治集群,“中国人”一词完全成立,他指的是生活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所有国民,他们带有制度铸造的共同习性,言行举止容易分辨。在这里,“中国人”既非褒义词,亦非贬义词,仅仅是一个说明词。毋庸置疑,当一个中国国民使用此词时,他是引以为自豪的;当一个厌恶中国人的外国人使用此词时,一定含有轻蔑的意思。

也有自觉与之切割的中国人。批评中国政府以及社会乱象的知识分子,时常会碰到“五毛”及“自干五”的诘问:你难道不是中国人吗?言下之意,你必须分担中国人的荣耻,若你自认属于这个神圣的群体,就必须采取正确的姿势——赞同或缄默,而不是非议。中国人习惯于接受朋友的批评,而视敌人的物议为污辱。在中国,称颂之徒似乎具有天然的豁免权,他们无需为自己的过头话负责,因为其动机是出于无需怀疑的“热爱”;批评者则必须面对严苛的道德审查,即批评的动机是否出于善意。

至于“中国味”,像是一个没头没脑的媚词,中听,讨喜,却未必经得起推敲。偌大的国度,信仰有别,饮食殊异,何来一共同嗜好的味儿。花生油恐怕只有花生油味儿,品种、地域、土质不同,所榨出的花生油自然会有味道上的区别;压榨采用物理方式或化学方式,口感和品质或许会有细微变化,但绝不会因国家不同而迥然相异。故而,这样的广告仅仅是一句暧昧话,文案作者利用人们好土好纯的心理,暗示此油属于土法压榨,纯粹可靠。有头脑的消费者明白,这句话并未告诉自己任何可以做出判断的信息。

明星章子怡做的某品牌奶粉电视广告宣称:自己的产品专门针对中国人体质研制,“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 。

我好奇的是,如何能造出一个“中国宝宝”?五十六个民族,人种不同,生活方式殊异,所生产的孩子怎么会有一个标准体质?奶粉既然是一般商品,便只有好坏之分,断无以国别区分优劣的道理。利用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和心理认同打民族牌,是一种迎合政治正确的政治投机,可以说很不道德。

何为中国?何为中国人?当下还真的成了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