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环境

关于气候变化的严酷事实

库柏:现在的政治家无法处理气候问题,世界需要一个懂工程学、把气候问题放在首位的新政治阶层。

我住在法国,今年的6月28日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在南部的加拉盖莱蒙蒂厄(Gallargues-le-Montueux),气温达到了45.9摄氏度。在巴黎,虽然气温只有37摄氏度,我周围患有哮喘和眼睛过敏的人也都受不了了。我的医生告诉我,高温加剧了他的老年病患的心血管问题。但是,他又说,来找他看病对这些患者是很危险的,因为他的候诊室里非常热。他计划安装空调。空调又会使气候进一步恶化。

我们可以从这样的日子一瞥未来。法国气象局(Météo-France)预测,到2050年,热浪出现的频率将是现在的两倍。很明显,世界不会及时采取行动减少排放。未来将会发生危险的气候变化。之后我们将需要一个把气候问题放在首位的新的政治阶层。

所有证据都表明,全球气温将至少上升1.5至2摄氏度——这是《巴黎气候协定》设定的上限。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去年表示:“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需要社会各方采取迅速、深远和前所未有的改变。”如今这些改变并没发生。

2018年是碳排放量创纪录的一年。的确,风能和太阳能的使用量在2018年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但可再生能源仅占全球能源消耗的13%。它们的份额将会增加,但是化石燃料的燃烧也会增加,因为世界人口不断增长,整体富裕程度不断提高,消耗的能源也越来越多。

由环保主义者和德国政府支持的研究机构“气候行动追踪者”(Climate Action Tracker)表示,除了印度,没有哪个主要的碳排放经济体为把气温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付出了足够的努力。政客和选民们的注意力仍然在文化战争上:格勒诺布尔(Grenoble)的两个公共游泳池在热浪中关闭,原因是此前穿着伊斯兰布基尼的游泳者引发了争吵。

将人类在气候问题上的无所作为归咎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等否认气候变化的人,是自由派自我安慰和开脱的方法。然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新领导人——对他们来说,环保只是一种锦上添花的意识形态——也拯救不了地球。一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望让美国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令人振奋,但即使他们能让国会和最高法院通过这一目标,当下一次经济衰退或恐怖袭击来袭时,这一承诺也有可能退居次要位置。无论如何,如果你把你的碳排放转移到其他国家,宣称你的国家实现了碳中和是很容易的。当美国从中国进口一吨水泥时,生产过程中排放的1.25吨二氧化碳是否也会算到美国头上?

巴黎城市交通协会Autonomy的创始人罗斯•道格拉斯(Ross Douglas)表示,残酷的事实是,实现碳中和要比大多数环保人士所承认的更加痛苦。很多政客现在都在承诺“绿色增长”。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享受到由可再生能源供能的过度消费。然而,至少在接下来的20年里,直到更绿色的技术出现之前,减排将会带来痛苦。如果美国实行服装定量配给,把食用牛肉和乘坐飞机变成每年一次的奢侈活动,征收高额碳税,禁止水力压裂法、煤炭开采和福特F系列(Ford F-Series)皮卡(美国42年来最畅销车型),美国就能快速实现碳中和。但没有人能凭借一种让经济衰退的政治纲领当选总统。考虑到碳排放的滞后时间,这些措施只有到下个世纪的某个时候才会改善气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