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化

理性的全球主义至关重要

沃尔夫:我们必须从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动,这么做很困难。但把一切搞砸的事情都怪罪他人,将会导致灾难。

“我是人,人类之事我都关心”(Homo sum:humani nihil a me alienum puto)——公元前二世纪罗马剧作家泰伦提乌斯(Terence)的这句话为当今时代提供了一句崇高格言。它定义了“全球主义”——一种为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许多人所谴责的立场。然而,全球主义不应仅仅指经济全球化——或者一些人所说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它还应指人类负有全球义务,拥有全球利益。为了履行前者并推动后者,就得先从民族国家着手。但我们的思考和行动应该远远不止于民族国家。

地球如同一颗悬在太空中的耀眼蓝色弹珠的照片,让许多人认识到这一点。这些照片是500年的探索和科学发现的结晶,让人深深体会到泰伦提乌斯那句话的涵义。全人类息息相关。他们是复杂的生命网络的一部分。他们共住一颗星球,它是太阳系中唯一承载生命的行星。在宇宙的其他地方可能有更多像我们一样的生命。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它。我们是孤独的。

这本身就应该让我们从全球角度思考问题。但是还有其他理由让我们这样做,既有道德角度的,也有务实角度的。

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会议本月迎来75周年庆,该会议的一项重大成就是将发展作为目标。这确立了一项道德义务:帮助所有人达到足以过上满足生活的生活水平。有人可能会对其成功的程度吹毛求疵。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接近消除极端的人类贫困——17世纪政治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描述的那种“污秽、野蛮而又短暂的”的生活。生活在绝对贫困中的人口比例下降到不到10%,这是一项巨大的成就。

我毫不迟疑地继续支持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的政策和计划,包括以贸易为导向的发展。在我看来,认为为了巩固西方主导地位而有必要阻挠非西方国家经济崛起的观念是令人憎恶的。

然而,我所定义的全球主义——对整个人类和地球的关切——也是一项务实的事业。在2012年一篇题为《世界渴望公共产品》(The world’s hunger for public goods)的专栏文章中,我提出,随着经济和社会日趋复杂,我们现在需要的公共产品范围大大增加。出于同样的原因,这些公共产品越来越具有全球性。我们共享地球生物圈。这使得环境保护成为一种全球公共产品。但是,欧洲或美国有人怀疑邻近地区的战争会对他们产生影响吗?因此,和平也是全球公共产品。同样,可预见的开放和稳定的世界经济也是公共产品。发展也是:贫穷的世界是一个不稳定的世界。我们看向任何地方,都会看到全球公共产品。

这就是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决定建立有效的国际机构。他们经历了国家主权的放纵。结果是灾难性的。从那时起,没有任何事情降低全球合作的重要性。在欧洲是如此,这就是英国决定退欧令人沮丧的原因。在全球也是如此,所以美国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和无视世贸组织(WTO)规则同样令人失望。全球公共产品只能通过各国之间的合作来提供。如果他们拒绝,这些产品将无法提供。

广义来讲,全球主义是无法避免的。但它也带来了挑战。

首先,人类在国家内部通过政治组织起来。国家能够运转是因为它们创造了身份认同和忠诚。如果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要成功运转,这些是必要的。全球合作也依赖有效且合法政府的运转。因此,政策也必须根据其国内合法性来评判。在一些情况下——移民是最重要的例子——这种平衡丧失了。对生活在一国内部的人的控制是主权的一个根本方面。全球主义并不意味着一个没有国界的世界。那样的世界将无法运转:没有国界,就没有国家。没有国家,就没有秩序,不管是国内还是全球秩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