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罗杰•费德勒

库柏:在他的私人飞机里,这位网坛传奇反问了我许多问题。他坦率谈了家庭、和陌生人合影、与纳达尔的关系等。

我对顶级运动员长达25年的采访经验是:对方从来不会反过来对我提问。但费德勒(Roger Federer)却是个例外。在其私人喷气飞机的包厢里,他的问题接连不断:法国“黄背心”(gilets jaunes)对巴黎的破坏有多严重?平时住在哪里?有孩子吗?当他得知我也有一对双胞胎孩子(他本人有两对孪生孩子,一对都是女儿,另一对都是儿子)、而且我母亲与其母一样同样来自南非约翰内斯堡北部地区时,不禁喜形于色:“我们彼此可以兄弟相称。”他的英语近乎完美,只是间或夹带些许其母语瑞士德语的抑扬顿挫的语调。

早上,我们搭乘其NetJets私人飞机从苏黎士飞往马德里,他将前往参加在那里举行的网球大师赛。飞机几乎是从地面垂直起飞:私人飞机一路在高过寻常商业航班的4万多英尺高空(此处空气稀薄)畅行无阻地高速飞行。

我与费德勒面对面坐在米黄色柔软的真皮扶手椅中。空姐在我们中间摊开一张餐桌。同行者(他的两位体能教练以及一位空乘人员)则悠闲地躺在机舱后方的沙发上。我感觉自己是在为时尚杂志拍摄贵族阶层生活的广告片。尽管坐在桌子对面的费德勒长着个蒜头大鼻,但他就像罗马神话中的男神一样英俊。双腿相叉的他显得十分轻松自在,面带微笑,直视我的眼神中显出自信。这眼神会让每个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顿时萌生好感。与很多顶级运动员不同的是:他无需经纪人紧随左右“审查”其说的每一句话。

今年37岁“高龄”的费德勒已纵横驰骋网坛长达20年,战绩辉煌。坊间10年前就纷纷开始预测其退役时间,但他2017年又勇夺温布尔登桂冠以及去年的澳网公开赛冠军(这是他的第20座大满贯奖杯)。7月1日,世界排名第三、赛会二号种子的他出战温网(德约科维奇(Novak Djokovic)与纳达尔(Rafael Nadal)分别为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二)(编者注:在7月14日温网决赛中,费德勒惜败德约科维奇,取得亚军)。事实上,他似乎从未想过何时会真正挂拍。在当天早上他的“坐驾”上,他看上去仍和年轻人一样精力充沛与健壮。

我刚想请他回顾一下场下生活与职业生涯,这时空姐端上了羊角包与水果拼盘。我一直想知道:费德勒是否也吃常人那样的家常便饭;毕竟德约科维奇强迫自己不吃麸质,并且喜吃生食。但费德勒却把果酱涂在羊角包上。

接下来,空姐向我们推荐了“清晨能量”的排毒果汁。

费德勒笑着说:“我从未喝过这玩意,不过今天我来上一点。”于是空姐递给他三样不同的果汁。我和他又分别点了拿铁和浓咖啡,两人都要了牛奶什锦早餐(muesli)。看来,是我多虑了:他的饮食并不清苦简单。

我率先提问:“您的职业生涯真可谓精彩纷呈——从最初的一路上升,再到无可争议地独霸网坛,最后是群雄逐鹿……”

“我也这么认为。”他插话道。

我接着说道:“如今您正奋力重返巅峰。”

听到这里,他表达了不同看法:“如今才是真正的快乐时光。就是我会尽可能参加巡回大赛;我很珍惜这些美妙瞬间。我不知道何处是终结,或许,这也是件幸运的事。”他说自己如今会细细品味每次征战,因为他明白这可能会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征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