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各地面临基础设施支出下滑

过去十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的重要驱动力,如今它已跌至历史低点。一大原因是中国控制债务水平。

在地处山区、中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贵州,史无前例的基础设施投资狂潮改变了数百万人的生活。

两年前,在恒大幸福三十三村,数百名农民在劝说下离开了他们祖居村落的玉米地和泥地房屋,搬到了这个新建的定居地——这里以建造该村的房地产公司命名,该公司现已负债累累。

繁荣的建筑业不仅带来了住房的变化,也带来了就业的希望。过去5年间,贵州的基础设施投资每年增长20%,国家在该省新建了高速铁路、全世界100座最高桥梁中的近一半,以及足以与全法国媲美的高速公路网。

文首照片为贵州省的省会贵阳市夜景——编者注

“这里的房子很好,但是村里没有活干。”恒大村居民闫恒福(音译)表示,“村里的男人不得不去工地打零工。”

然而,如今,带来了这种新繁荣的政府基础设施投资热潮正在面临威胁。过去十年,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的重要驱动力,如今它已跌至历史低点。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今年7月,全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2.8%,而就在两年前的7月,这个数字还是17%。

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滑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放缓的原因之一。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2%,为近30年来的最低增速。这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尤其是对建筑用大宗商品。

尽管美中不断深化的贸易战对出口和消费者情绪造成了压力,但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政府努力控制债务水平的结果。

澳大利亚澳新银行(ANZ)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增长放缓可能成为未来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常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中国基础设施支出的资金来源一般是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这些债券大多由国有银行买入,这推动中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去年达到了73%。

北京方面的应对方式是收紧债务发行,此举的不利影响是导致基础设施支出放缓。去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0.7%,较2017年5.7%的增速放缓。

咨询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这一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地方政府投资平台收紧之际,基础设施投资减弱”。他补充称,北京方面去年成功稳定了中国经济中的债务总额。

美国智库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宋厚泽表示,去年贵州政府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为170%,为中国最高。

但其中许多投资正在亏损,所创造的收入低于借款成本。据宋厚泽估计,去年的亏损相当于贵州GDP的12%以上。

宋厚泽表示:“贵州的投资已远远超过了其需求。基础设施的供需之间有很大差异。”

尽管很少有人认为北京方面会允许贵州这样的省份破产——北京可以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财政转移并鼓励国有银行进行债务展期——但中央政府已发出明确信息,要放缓全国各地地方政府新债发行。

这样做的结果是,今年一些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出现了萎缩。在中国遭受冲击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中部省份湖南省,官员们表示,今年上半年,该省基础设施支出同比下降了5%。相比之下,政府数据显示,贵州6月份基础设施投资仍同比增长12%——但较一年前17%的增幅有所下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