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脱欧

约翰逊为何炒了丘吉尔外孙索梅斯爵士?

何越:脱欧政治灾难之下,索梅斯的政治生涯被牺牲不过是小菜一碟,某种意义上他甚至是光荣牺牲的脱欧英雄。

入主唐宁街十号不过40来天,鲍里斯•约翰逊的首相蜜月期戛然终止,火速进入战败状态,并且节节败退。截至昨日,事态已到了如果他不向欧盟申请延期,牢狱之灾随时降临的境地。这对一直坚称“无论有无协议,10月31日铁定脱欧”的约翰逊,此法律义务形同个人侮辱,要其自打耳光。

也许是吸取了前任梅首相的教训,也许他本性如此,约翰逊上台后,在内政方面采取乐观积极姿态(我此前撰文称此姿态是皇帝的新装);同时亦采取铁腕政策,清除大多数梅政府时期的内阁成员,召集一班铁杆脱欧派结为新内阁。其最令人震惊的招数,莫过于将女王拉扯入政治斗争,休会下议院五周。对待欧盟则采取威胁手段,先发制人,强调“如果欧盟不取消北爱边境线的后备计划,我就铁定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

短期看,其威胁与铁腕震慑作用强悍,法德竟然做了让步。在G7召开的头两天,德国总理默克尔首次表态,给予约翰逊30天时间找出北爱边界后备计划的替代方案,约翰逊马上接受了此建议。第二天,约翰逊转道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面。马克龙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表态比默克尔强硬,他没有否定默克尔的说法,但他强调“后备计划是保证爱尔兰稳定不可或缺的保障,而且能够保证欧盟单一市场的完整性。”他说希望看到英国替代方案的更多细节。不过他又说:如果英国与欧盟共同努力,他非常有信心双方能在30天内找到解决方案。约翰逊则表示:他极大地受到了默克尔的鼓励,他强调了自己寻求有协议脱欧的真诚性。这让人们一度看到了脱离无协议脱欧的一线曙光。

但其强悍亦激起了反对党的强烈恐惧和反弹,铸就强大国内阻力,逼迫各反对党联手与之对抗。从上周二始,反对党压力一节高过一节。事态开始直线下滑,迅速进入政府与联合反对党的严重对抗状态。21位保守党议员加入反对党阵营,联合起来通过了“如果10月31前无法和欧盟达成有协议脱欧,脱欧将延期至2020年1月31日”的动议。这阻断了此前约翰逊一直坚持的“铁定10月底脱欧”的誓言。

上周三,约翰逊迅速开始清党,杀鸡给猴看,开除了那21位保守党反叛人士,其中包括两位前内阁大臣,另外一位受到英国媒体关注的,是担任了保守党37年国会议员之久的老臣子索梅思爵士(Sir Nicholas Soames),他曾出任梅杰政府时期的英国武装部队政务次官。但他更引世人瞩目的身份是:他是丘吉尔的外孙。

1951年,索梅斯爵士3岁时,丘吉尔第二次当选为英国首相。他1965年去世时,索梅斯爵士16岁。因其特殊地位,爵士在英国政坛一直拥有极高威望。

我曾在脱欧之前访问过爵士。采访地点在其下议院的办公室,就在英国政治地标大本钟楼的街对面。办公室非常大,足有20多平方米,比自民党前党魁凯布尔爵士的起码大一倍。因为保守党是执政党,所以该党有权利先挑办公室。我记得他整个房间如同档案库,到处堆放着文件与书籍。

从始至终,爵士是个坚定的留欧派。当时他对我说:“我认为我外公(即丘吉尔)不会赞同离开欧盟,因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欧盟的重要性,在于保障欧洲经济安全、政治安全及地理安全。冷战时期早已结束,欧洲的贴合剂不再是军事,无需再以北约(NATO)对抗苏联。现在的粘合剂是:由北约保障军事地理安全,而政治及经济安全由欧盟承担。欧盟设计之初的宗旨就是要避免血战,冷战后,吸收东欧国家加入北约与欧盟,都是出于政治、经济及地理安全的考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