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切尔诺贝利“一日游”

子川:过去7年间,前往切尔诺贝利禁区参观的游客增长了约12倍。乌克兰人怎么看待这一灾难以及现在的灾难旅游业?

1986年4月在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的爆炸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核事故之一,由此产生的放射性辐射云层飘至欧洲各国。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有将近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遭到污染。事故发生之后有至少31人在短时间内死亡,数千人由于核污染影响身患癌症等重病。

33年过去了,发生爆炸的四号反应堆上面覆盖了新建成的“石棺”掩体,半径30公里的禁区内多数区域核辐射水平也已降至正常水平。禁区也在几年前开放接受外国游客参观访问,但必须报名参加经官方授权的旅行团,人数也受到严格控制。

那么,如今乌克兰人如何看切尔诺贝利事故?笔者前往基辅,采访当地人,报名参加禁区一日游的行程,到事件发生的现场去寻找答案。

鬼城普里皮亚季一家医院门前

灾区的记忆

葛觉智(Yegor)是笔者9年前第一次去莫斯科采访报道时结识的,当时还是一位学中文的学生。这些年来,他在英国牛津大学深造、做研究,最近得到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的工作机会,出任该校人文社会科学荣誉学会会士,很快将常驻深圳。

葛觉智是来自乌克兰东部哈尔科夫的俄罗斯族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时年纪还小,他的家人没有直接受到核污染影响,但是有同学的亲属因此患病。尽管如此,他觉得这场33年前发生的重大灾难对如今的乌克兰影响不大,尤其对于乌克兰东部民众来说。“乌克兰政客对切尔诺贝利更感兴趣,因为这是一个收入的来源。”他认为。

娜塔莉亚•古梅纽克(Nataliya Gumenyuk)是乌克兰独立媒体机构公共电台(Hromadske International)的负责人。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的时候她3岁,父亲是军医,那时她家住在基辅西南70公里的白采尔科维(Bila Tserkva),在所谓的第4区内,虽然比30公里禁区安全,但也是受核污染影响的区域。

娜塔莉亚在基辅接受笔者专访时说,她的父亲1986-88年在切尔诺贝利禁区工作过,为成千上万清理人员治疗。因此,他们一家对事故及其后续影响有第一手的了解。她本人从5、6岁时起对这一悲剧的影响就有深刻印象,早期的记忆一直铭刻在心中。

她的父亲十年前患癌症去世,很可能是由于在禁区工作的经历。“在白采尔科维,几乎所有人都跟切尔诺贝利有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每天的生活都涉及这起悲剧。”她接触过从禁区迁移过来的民众,也有很多人跟她父亲一样在禁区工作,他们的家属就是邻居。

乌克兰独立媒体机构公共电台负责人娜塔莉亚古梅纽克

父亲去世之后,她母亲收到的养老金比平常多一些。幸运的是,娜塔莉亚和她母亲的身体健康没有受到辐射影响。她觉得,说所有人都受到影响是一个“神话”(myth),只能说对那些免疫系统较弱的人影响比较大。“我在白采尔科维看到的情况是,事故发生之后有更多免费医院,对居民有更多体检,儿童需要服用更多维生素,夏天需要去空气好的地方度假。”她回忆。

娜塔莉亚在采访专门从事相关工作的专家处得知,其实关于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研究很全面,相关数据有很多,包括死亡人数、受影响人数等等,而且自从苏联解体以来,政府渐渐就没有再掩饰这些事实了,很多资料都得以公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