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后疫情时代全球政经如何演绎?

周茂华:近年来,全球政经极不平静,尤其疫情爆发后,全球政局更加波动,背后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后疫情时代又将如何演绎,如何破局?

近年来,全球政经好不热闹,天灾人祸频发,欧美民粹主义迅速崛起,单边、保护主义升温,地缘政治博弈此起彼伏,叠加极端气候与新冠疫情冲击,全球政局更加波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贸易争端加剧,地缘紧张局势升级,个别国家内部社会矛盾激化并引发政坛巨震。为避免经济陷入金融危机、大萧条,欧美经济体引领全球推出规模空前的刺激政策,欧洲与日本央行深化负利率、非常规政策,美联储将利率调降至接近零、开放式量宽政策,英国等央行也在积极为负利率政策进行造势、铺垫中,从效果看,全球债务大幅攀升,金融与实体经济分化,经济深陷衰退,而金融资产估值屡创新高,波动性上升。全球这种政经波动背后原因,未来演变趋势?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全球政经乱局背后反映的是全球经济长期低迷、发展不平衡、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因素交织影响。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及随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欧美央行开启大胆的非常规货币实验,尽管避免经济陷入“大萧条”,资本市场一片繁荣,但实体经济却陷入“停滞”,公共与企业部门债务已惊人速度增长,危机已过去11年,欧美不仅没有化解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平等进一步固化;长期低迷与不平衡为民粹主义提供富养土壤,欧美部分经济体政府或政客习惯转嫁国内矛盾,采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挑起地缘紧张局势;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全球经济陷入停摆,欧美央行如法炮制,再度深化非常规货币政策,市场路径依赖,做多金融资产,但与之前相比,全球经济蛋糕再度大幅缩小,经济发展不平衡,欧美深层次结构性问题激化,部分政府、政客疯狂甩锅,引发全球政经更加不稳定。

后疫情时代全球政经五大趋势

疫情爆发以来,从各国应对举措,政经局势表现看,后疫情时代全球政经至少朝着以下五大趋势演进。

趋势一:欧美需求延续萎缩。根据国家贸易组织(WTO)统计,2008-2019年,美国、欧盟27国、日本的年进口金额由于8.537万亿美元上升至8.821万亿美元,仅增长3.3%,而同期中国年进口规模增幅达到87.5%,金融危机后欧美主要经济体需求近乎停滞;从历史趋势看,欧洲主要经济体潜在增长率长期趋缓,尤其在历次金融危机爆发后,需求下降幅度更为明显,这也在较大程度解释,欧美主要经济体长期利率趋势下行。可以预见,受新冠疫情冲击后,欧美经济潜在增长率将再度下台阶;近年来,欧美主要经济体由于民粹主义崛起,对外经济政策、外交等方面更趋于保守、封闭,这显然不利于中长期需求潜力释放。即便是2021年疫苗在全球大规模使用,但由于全球疫情持续时间过长,对全球供给、需求、社会均构成严重冲击,全球需求、产业链与供应链的修复、重组估计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

趋势二:各国有效政策空间不断缩窄。欧美主要经济体为应对金融危机与新冠疫情冲击,使尽浑身解数,欧美央行将利率降至接近零利率(美联储)、负利率(欧、日等央行)。目前,欧美日三家央行资产负债表是2008年底的3-6倍;尽管欧美央行通过市场购入政府公债,但实际效果就是欧美主要央行变相为政府提供直接融资(MMT)。目前,美国、欧元区、日本三个经济体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分别106.5%、84.1%和236.6%,远高于欧盟设定60%警戒线;根据美国白宫预算办公室(CBO)估计,2050年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将达到195%,接近希腊和日本水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