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20美国大选

国会冲击事件和美国政治衰败的信号

王英良:特朗普力图以“克里斯玛型”权威来号召支持者冲击政治核心,试图塑造民意,这反映了其绝望和挣扎。

当地时间1月6日,各路特朗普的“支持者”闯入美国国会大楼,导致正进行确认各州选举人大选投票结果程序的联席会议被迫暂停。示威者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国会内局面混乱,议事厅有玻璃窗被打碎,国会安保人员不得不开枪“维稳”。报道称,警方曾施放催泪弹,有人中枪,亦有其他人受伤。国民警卫军及联邦警察到国会控制场面,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当地周三傍晚6时起开始实施宵禁。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发文表示,“袭击国会不是表达异议,而是无秩序混乱,近乎‘煽动叛乱’,必须马上停止。”在政治上,“叛乱”所要面对的往往是无情的“镇压”。令美国政治“失序”与“恐怖”的一天就这样被历史记录,这是美国选举以及民主法治中“极不光彩”的暗黑一日。

“冲击事件”震惊世界,特朗普成为众矢之的。多国政要、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领导人纷纷表态,认为暴力行径令人不安和震惊,呼吁美国实现政权和平有序交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发言人迪雅里克1月6日称,古特雷斯对当天发生在华盛顿国会山的骚乱表示哀伤。迪雅里克在一份记者通报中说,在当前形势下,政治领导人应当让支持者意识到避免使用暴力以及尊重法治的重要性。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推特上说,发生在华盛顿的场景“令人震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加拿大人对在华盛顿发生的暴力行为“深感不安和悲伤”,希望可以尽快恢复正常。

事件的爆发造成了极其消极的“政治后果”。特朗普的既有优势开始土崩瓦解,拜登获得了政治以及道义上的新优势。特朗普官方推特被封禁,各地谣言四起,特朗普内阁迎来了辞职潮。“冲击事件”加速了特朗普政府核心精英团队的瓦解,美国运输部部长赵小兰周四宣布辞职,此前已有一些政府官员辞职,以抗议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赵小兰是第一位宣布辞职的内阁成员,她也是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妻子。而作为共和党大佬,麦康奈尔已经坚定地站在“反特朗普阵营”一边。

美国出现了明显的“政治衰败”信号。特朗普不顾民主法制程序力图以“克里斯玛型”权威来号召支持者冲击政治核心,试图塑造民意来佐证其当选的“合法性”,这反映了其绝望和挣扎。“进京勤王”大戏不仅演员“拙劣”,而且演技“丑陋”,但道场是“神圣”的,美国依然有镇压暴乱的国家机器,有偏好“法治”的政治精英和大众。在“乌合之众”的狂欢洗劫和放肆地发泄对民主党政治人物及权力象征物品的“嘲讽”和“羞辱”后,军警安保人员的枪声以及“激进分子”的倒地迅速终结了这一场混乱。暴力无法阻止美国国会的议程。特朗普“最信赖”的助手彭斯主持并宣布拜登获胜。在失望以及绝望之下,特朗普利用美国政府账号,发表公开演说承认败选,并承诺推动权力过渡,但依然咬定选举存在“舞弊”,宣称美国需要“法治”。特朗普“犹抱琵琶半遮面”,依然还困兽犹斗地给支持者“画饼”提供“希望”。然而政治斗争在流血过后往往更加“残酷”更具有“淘汰性”。

美国自1776年建国起,联邦开创者就号召政治家以“和平”方式处理内部冲突。在《1787宪法》中,先贤们开篇即“我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之赐福,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本宪法”。宪法规定了总统的职能重点在于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维护宪法。尽管历史上美国政治斗争中存在暗杀等暴力手段,但从未出现政治精英动员和放纵支持者以暴力手段来逆转政治议程和民主投票结果,甚至冲击中央政府。目前,特朗普及其家族和“死党”在政治上面临空前孤立,权力接近被“褫夺”,权威扫地,彻底成了“孤家寡人”。因果规律不分阶层,“强人”不按常理出牌往往导致自身的“弱势”,特朗普目前正在孤单地品尝相应的“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