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政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洲工业界领袖承诺将就业岗位从中国带回欧洲

欧洲企业家圆桌会议主席思文凯表示,欧洲大企业将把更多资金投入本土就业和创新,对于来自中国的竞争威胁,欧洲不可再“幼稚”。
2019年4月24日

欧盟对华外交政策“特朗普化”

围绕中国产业政策、网络安全以及贸易战的担忧,使中国被列入欧洲理事会本周峰会的议程。此次峰会将讨论应不应该对华强硬。
2019年3月21日

美中贸易战中几个重要矛盾

最大的矛盾或许是,如果特朗普在美中谈判中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便有可能鼓励美国企业与中国开展更多业务,而不是更少。
2019年2月13日

美中冲突似曾相识

福鲁哈尔:美中冲突与上一轮全球化浪潮中的英德冲突很相似,后者不仅引发了战争,还导致全球贸易和金融资产的长年衰退。
2019年2月12日

从特斯拉入华看中国产业政策

朱鸣岐:特斯拉在中国的发展,将成为观察中国产业政策动向的一个样本。产业政策的实行,须以有效竞争为前提。
2019年1月23日

如何让世界接受“中国制造2025”?

胡月晓:西方对“中国制造2025”的担忧是对中国发展方向的担忧。但中国经济发展并未偏离既定的市场化道路。
2019年1月22日

文贯中:重新审视产业政策

文贯中:产业政策来龙去脉是什么?发达国家在担心什么?能不能推行产业政策和中国能不能成为最大的经济实体对立起来,完全是个伪命题。
2019年1月17日

中国应如何促进经济增长?

拉迪:如果中国不回归更加市场化的经济政策,即便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得到解决,中国的增长也很可能进一步放缓。
2019年1月17日

FT社评:美中贸易停火协议虽可喜却脆弱

特朗普政府实质上是要在90天内让中国开始着手拆除其增长模式的整个架构,而中国迅速同意进行全面改革的可能性很小。
2018年12月4日

从深圳实践看“产业政策之争”

郑志刚:若我们需要新的历史决议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即以某些省市的产业政策实践,来反思政府宏观经济干预究竟给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带来些什么。
2018年11月1日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将贸易战归咎于“中国模式论”

北大教授张维迎在近期一次讲话中称,对中国经济崛起原因的错误解释引发了西方国家的恐慌,促成了当前的贸易冲突。
2018年10月30日

日美贸易摩擦经验说明了什么?

津上俊哉:实现赶超欧美后的日本,不再制定整体国家目标;中国有实施振兴产业政策的自由,但没有要求世界不改变贸易体制的权利。
2018年7月3日

从“情趣内衣特色小镇”看中国产业政策

10年前,江苏省东王集镇还主要是稻田。今天,这里是“情趣内衣”生产中心。该镇是中国围绕特定产业发展“特色小镇”的缩影。
2018年2月6日

产业政策:世行迟来的反思?

夏俊杰:世行过去对产业政策一直持有保留态度甚至直接反对,但最新制造业报告中不再回避产业政策,这是否标志了世行态度的重要转变?对中国有何启示?
2017年11月24日

激励机制设计能否赋予产业政策新生命力?

郑志刚:激励机制设计仅是基础性市场机制的修补和完善,而不是市场机制的简单代替。由此引发一个问题:激励机制设计的边界在哪里?
2017年11月20日

东三省经验对于中国改革有何启示?

王家卓:发挥比较优势核心何在?合理产业布局应建立在国家还是地区的层面?《吉林报告》思路和新结构经济学所倡导的比较优势理论核心存在不相容之处。
2017年10月17日

争议东三省:热闹的舆论场,寂寞的生产线

宋磊:在焦点转向企业合理化政策之后,争论相当部分将失去意义,振兴东北经济的一个政策选择开始呈现,《吉林报告》的贡献和局限也会表现出来。
2017年9月25日

争议东三省:与其扶持,不如放手

胡月晓:激发经济行为主体的积极性,靠的是放松。对东北而言,“断奶”并不可怕,只要放手,东北自会前行。
2017年9月13日

争议东三省:东北发展需厘清四个认识

张一:东北发展当然需要资金和指导,但关键在于改革,转变人的观念,推动形成自发的、适应市场需要的产业结构。
2017年9月8日

振兴东北离不开合理产业政策

夏乐:“吉林转型报告”代表的经济自救努力是否值得付诸实践?该药方是否足以扭转吉林乃至整个东北不振的局面?
2017年8月30日

特朗普寻觅美国特色的产业政策

福鲁哈尔:一位共和党商人总统试图通过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来提振美国经济,这个构想充满矛盾和可能性。
2017年5月18日

台湾战后经济为何成功发展?

瞿宛文:台湾战后初期,经济主事者不是为发展而发展,而是为救亡图存而发展,这是那一代人的共识与时代精神。
2017年3月20日

《中国制造2025》遭欧洲商界批评

中国欧盟商会发布报告称,用来推动落实《中国制造2025》的诸多政策手段有很大问题,或违反了中国对WTO的承诺。
2017年3月7日

回顾“产业政策之争”的两大亮点

顾昕:2016年过去了,有很多值得怀念的事情。作为一位学者,我非常怀念自己也热心于其中的“产业政策之争”。
2017年1月16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产业如何组织,政府能做什么?

陈稻田:讨论产业政策,先应讨论一下产业组织;对企业和产业,政府优势在于拥有强制力,且不需要盈利,因此被寄托了神秘的力量。
2016年12月6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政府具有制定产业政策的能力吗?

郑志刚:我们无法确信政府制定的产业政策并非不是激励扭曲的结果。政府作为的边界更多应集中在公共品的提供。
2016年11月16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从“巨大中华”看产业政策之争

沈建光:我认为,尊重市场,对国企和民企一视同仁,提供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这是产业政策成功的必要条件。
2016年11月11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应多罚劣少奖优

沈凌:政府手中掌握着有限的资源,如何才能运用到现实中去,才能最大化地助推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调整?
2016年11月10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广义与狭义的产业政策

王家卓:政府在建立市场制度、保护知识产权、支持基础研究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但其是否属于产业政策的范围?
2016年10月27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产业政策、宏观政策与制度变革

唐世平:中国经济增长需要宏观政策、制度基础和产业政策的共同支撑,对此应有清醒认识,不能厚此薄彼。
2016年10月18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呼唤严谨客观研究

抛开意识形态,产业政策只是政策工具。多数发达与发展中国家都得到广泛运用的产业政策值得中国学者认真对待。
2016年10月12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