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拉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凯拉韦

宁做擦鞋匠,不做银行家

FT专栏作家凯拉韦:一般人认为,擦鞋是一份卑贱的工作,但伦敦金融城的一位擦鞋匠认为,擦鞋会给自己带来满足感,也会给顾客带来愉悦,这与银行业形成鲜明对比。
2015年6月1日

时尚老太的建议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格利•布朗坚称,对女性来说,最美妙的两件事是充分享受性爱和赚许多钱。但她留下的真正遗产与性没有任何关系,而完全是职场经验谈。
2012年8月23日

温布尔顿网球赛中的球童

FT专栏作家凯拉韦:要想成为温布尔顿网球比赛中的球童,必须经过一套独特的训练。这是世上最不愿向现代管理方法做出任何妥协的培训课程。
2012年7月9日

该不该因职场废话辞职?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废话会让听者郁闷,近乎有辱人格。但是否应该在一家滔滔不绝说废话的公司待下去,则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2015年6月29日

美国在线的“恶棍”CEO

FT专栏作家凯拉韦:现代管理专家声称,成功的领导人应该谦逊、团结且善于倾听,但美国在线的CEO阿姆斯特朗,则用现身说法证明,这纯属无稽之谈。
2015年5月27日

可别忘了记忆力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我们渴望被人记住,是因为那表明别人认为我们是值得尊敬的人。也许可穿戴技术将可帮助我们记住人脸,但那样的记忆就毫无价值了。
2015年4月16日

比自夸更可恶的“他夸”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比自夸更可恶的是“他夸”,“他夸”之所以流行,原因不在于满足自尊心,而是为了推销书籍、讲座等。但如此赤裸裸的推销真的能奏效吗?
2015年3月4日

经理们为何不愿炒人?

FT专栏作家凯拉韦:经理们总是善意地认为,不称职者将会改变,同时他们不愿承认自己选错了人,也害怕面对被迫解雇他人带来的不愉快。
2015年2月27日

跟老板传绯闻怎么办?

FT专栏作家凯拉韦:这的确令人沮丧。若是一个男人获得成功,没人觉得他需要解释自己跟谁睡过。这种问题只有女性会遇到,而且很难应付。
2015年2月9日

伦敦金融城里的痞子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很多外汇交易员都举止粗鲁、为人刻薄,大搞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无论是金融大爆炸还是金融危机,都丝毫没让他们作出任何改变。
2014年11月26日

不该在一家公司待太久?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在同一家公司待很长时间表明你是个懒惰、不爱冒险、缺乏想象力的人?不!你必须向未来的雇主和招聘人员证明,你并非如此。
2014年11月10日

eBay“商学院”

FT专栏作家凯拉韦:研究商业、市场和消费者行为,你再也找不到像eBay这样合适的地方了。12条源自这家拍卖网站的经验,可以比肩在商学院学到的任何东西。
2014年10月20日

超酷新生vs超富新生

FT专栏作家凯拉韦:要想在大学凸显个性,摆酷比摆阔重要。几十年来摆酷的原则或许没变,但如今摆酷难得多,对大学生的危害也大得多。
2014年9月22日

休假时别看邮件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戴姆勒推出邮件新政,让员工不必在回到工作岗位的第一天就面对堆积如山的邮件。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好理由在假期处理邮件。
2014年9月1日

他为何总盯着我的脚?

我开始相信一位同事专门为了看我的脚而经过我的办公桌。起初我对此一笑了之,然而如今我十分担忧。有没有简单的办法可以消除这种不安?
2014年1月27日

如何对付满嘴脏话的同事?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有位资深同事不断以不堪入耳的脏话咒骂公司安装的新计算机系统,我曾礼貌地请他安静,他却反唇相讥,我该怎么办?
2013年11月18日

有些工作是否不宜公开做?

FT专栏作家凯拉韦:读者来信称在航班上看到有人在航程中处理员工评估的工作,相关员工的个人信息一览无余,这样做合适不合适?
2013年5月27日

薪酬不如级别更低的同事,怎么办?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同事的薪酬比你高,并不意味着你目前的薪水偏低。要么彻底忘记这件事,要么就大胆提出加薪要求。
2013年2月15日

你敢示弱吗?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我告诉同事们我要去会见一位女士,这位女士认为我们工作时应该更弱势些。同事们闻言都说:这想法多愚蠢啊。
2012年11月14日

不怕关系网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监管机构担心,老同事关系网会导致操纵,但事实不然,老同事关系网能够增进信息透明,员工与前雇主做生意是一种信任投票
2012年10月23日

精英怎么成了庸才?

我是牛津毕业的,刚工作不久,我发现我的大多数同事既不是特别聪明、也不是特别勤奋,这让我感到困惑,我们公司很难进,可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如此平庸呢?——读者。
2012年9月20日

只求“够好”,不求完美

FT专栏作家凯拉韦:任何疯狂到在工作中追求极致完美的人,都不是“善的力量”。这种执着伴随的是不为人知的黑暗一面。
2012年9月12日

“非常爱你的”上司

经理发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落款处写着“非常爱你的”。我回信该如何落款呢?我也写“非常爱你的”,还是就写“祝好”?
2012年7月27日

野牛给高管上课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前一阵子,贝恩公司的高管前往大英帝国的前殖民地印度,去寻找自己的领导力潜能,被一头野生水牛上了一课。
2012年7月26日

我的面试对象

我是一名非执行董事,工作中的一夜情对象将成为我的面试对象。除了不进入选拔委员会或不发展婚外情以外,我还有其它办法吗?
2012年7月10日

为什么偏偏我倒霉?

我的同事几乎每个人报销的时候都虚报开销,但我是唯一被抓到的。我该怎么办?自认倒霉还是揭发所有人?——记者,女,28岁
2012年6月25日

从橡皮筋看管理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我经常会在家门口看到邮递员丢弃的红色橡皮筋。英国皇家邮政多年亏损的原因或许藏于其员工丢弃的小小红色橡皮筋中。
2012年6月8日

冒职业自杀的风险说实话?

在公司“大八卦”电话会议上,与会者一小时内讲的管理学行话不少于90条。你不胡说八道,就没法展示自己“胸怀全局”。我该保持沉默吗?——经理,男,34岁
2012年6月6日

聪明人也做傻事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我们犯下的小错往往给我们惹来了最大的麻烦,几乎总是如此。我们知道做这些事并不明智,可我们还是照做不误。
2012年5月17日

无孔不入的品牌logo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我们对于品牌的记忆如此根深蒂固,以致于它们已成为了我们本身的一部分,并且,当与我们亲近的人与我们所熟知的品牌有所不同时,会大吃一惊。
2012年5月10日

背靠大树好乘凉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一篇博客说,社交网络的出现,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依赖所在机构的名头为自己撑门面。可是说到底,还是大企业出来的人好找工作。
2012年4月28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