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在言论自由和网络仇恨边界不断试探的监管之手

张冬方:网络仇恨在疫情期间更加猖獗起来,德国刚刚生效的打击右翼极端主义和仇恨犯罪法比《网络执行法》更强硬,更激进。
4天前

中国监管机构不再对科技巨头网开一面

反垄断监管看起来将成为中国政府政策制定中的下一个大趋势。但消费者有时似乎被夹在了科技巨头与政府之间。
2021年3月25日

欧盟如何解救“困在系统里”的平台工人

张冬方:在线平台的利益诉求是:远离传统雇佣关系里的成本和责任,保持自己在新兴平台经济中的特权,并在和传统领域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2021年3月1日

平台经济反垄断立法,如何遏制资本无序扩张?

陈建奇:平台经济特殊性决定了资本扩张的重要作用,但资本介入如能促进其健康快速发展,为什么要去管制呢?应以个性化约束性机制为抓手。
2021年2月10日

中国经济发展要依靠“独角兽”还是“斑马”?

梁海明、洪为民、洪雯:中国未来要推动新基建发展,并通过需求侧改革以激发并提升内需潜力,那么市场是否还要继续追捧“独角兽”?
2020年12月17日

从社区买菜看如何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陈歆磊、史颖波:政府应从源头上抑制互联网巨头挟资本与流量而“烧钱”扩张的恶习。“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不妨从社区买菜开始。
2020年12月17日

反垄断监管,过犹不及

刘远举:平台的规模性的确可能被滥用,同时它也可能带来效率、公平与发展。监管当然需要,却需要注意过犹不及的问题。
2020年11月13日

《反垄断法》修法如何顺应业态发展

朱晋:平台经济是互联网经济的一大特征,它具有很高的效率,但另一方面,它也可能碾压中小市场主体。
2020年1月23日

平台经济需要怎样的法律体系?

赵鹏:在很多领域,可以看到新的技术发展和商业形态的变化确实对法律提出了系统变革的要求,这在涉及政府管制的法律方面表现得特别明显。
2020年1月13日

平台型公司的挑战和未来

钟鸿钧:平台早期的增长比较粗放,之后更多关注的是品质的提升、第二增长和监管。从发展角度来看,产业互联网和跨界融合会成为第二增长点。
2020年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