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娄烨、陈冠希和改革开放40年

Louis Hothothot:《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用了商业电影手法:悬疑故事和火爆动作场面,但这仍是部作者电影。
2019年3月20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温改革精神

梁治平:在我看来,改革精神就是确立尊重和保障个人权利的“公”,建立作为天下共信之物的“法”,和以还人民思想和实践自由为特征的“解放”。
2019年2月21日

百年李锐

杜导正:李锐坦荡率真、敢于直言,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人生代价,但终其一生,他从未动摇和放弃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关怀、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建诚信、倡兴法治

张曙光:榆林矿权案暴露了中国社会诚信阙如、法治不彰。法治乃立国之基,诚信乃做人之本,我期望这“基”这“本”,能早日在神州真正确立。
2019年2月18日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2019年2月15日

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对内,修复人心,修复社会,改变“强权力,弱市场,无社会”的结构;对外,与美日等国合作,遵从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2019年2月14日

我的新年期许:缩小对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吴思:2012年之后,中国社会对改革与自由的认知持续向上,实际感受却总体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缩小知行剪刀差,回归改革开放。
2019年2月13日

中国国企改革四十年:回顾与展望

周颖刚、刘晔、张训常: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关键是国有资本谁使用、怎么用、用的效果如何,只要用得合理,用得有效,而不必刻意保持国有资本的控股地位。
2019年1月16日

茅于轼90岁自述:我的喜悦与期待

今天是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90岁生日。我们编发他的自述文章,通过他的人生历程回顾中国近一个世纪的变迁,聆听他对中国未来的希望与嘱托。
2019年1月14日

对历史的选择性记忆与中国社会转型

郝志东:我们对历史上的许多事情,比如抗战、土改和文革,记忆都是有选择性的,时空上是断裂的,这对中国的社会转型是非常不利的。
2019年1月7日

思想、知识与价值:公共知识分子的三重导向

荣剑: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必须同时是有思想的、专业的,并且是价值导向的。在互联网时代,他必须始终具有问题意识:我的知识是为谁而生产?
2018年12月29日

中国的路线调整

拉赫曼:过去的一年,国内外形势的变化深深地威胁到了邓小平的遗产。这些遗产可能正被削弱而不是被发扬光大。
2018年12月27日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和教训

邓聿文: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的问题不是要不要继续深化改革开放,而是在过去的基础上重新出发。
2018年12月21日

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

许章润:自英国革命开启世界现代文明,自由主义历经“古今之变”、“海陆之争”与两次“文野之别”,而第五次战役,正发生于此刻的中国。
2018年12月21日

改革40年,中国社会亟需重聚共识

郭于华:改革最初十年,中国社会上下齐心,蒸蒸日上,但此后社会共识日趋破裂。改革下半程,需要在自由市场、宪政民主和公民社会上重聚共识。
2018年12月20日

“中国奇迹”与制度基因

许成钢:中国过去40年成就有目共睹,但在旧的制度基因基础上,支撑“中国奇迹”的机制已失效。随着民企大发展与合法化,一些新的制度基因正在萌动之中。
2018年12月19日

习近平发表改革开放40周年重要讲话

中国国家主席对邓小平给予高度肯定,还提到文革,并表示没有人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但没有提出新的改革措施。
2018年12月19日

超越改革开放——中国法治40年进步与局限

张千帆:我们说“法治”时,是缺主语的——谁要法治?谁来法治?法治的力量最终来自人民。要想保住改革成果,必须超越改革,把人民放进来。
2018年12月18日

中美关系转向,中国何以自决?

苏小玲:中国人不要寄望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帮助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的出路,还是在于中国的自醒自觉上。
2018年12月14日

2018年:中国的“5+1”时刻

荣剑:我提前交出这份“年终总结”,回顾中国在本年度已经经历的五个重大事件,并对尚未发生、但仍有可能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作出分析。
2018年12月11日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生活的变化

本月,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不过,这项政策影响最大的是中国人民自身的生活。
2018年12月7日

自主创新取决于新一轮改革开放

蔡浩:改革开放过往四十年给中国带来的以技术模仿、技术转移的路径不可能长期有效,要转向自主创新的道路,必须用新一轮改革开放引领的制度创新做保障。
2018年12月7日

低头致意,天地无边

许章润:作为近代中国文明大转型的第三波,自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不过是在四个维度上的“低头致意”,以期吾国吾族能择善而从,昂首做人。
2018年12月5日

陈志武:中国尚缺一个一以贯之的“故事”

这位知名经济学者认为,40年改革转型之后,中国仍然缺乏一个能贯穿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前后一致的价值和制度体系。
2018年12月4日

城市化与土地制度改革

王小鲁:城市化并不意味着一定占用大量的耕地,也并不意味着农村必然凋敝。推进土地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将有力支持未来城市化发展和长期经济增长。
2018年12月4日

城市化与土地制度改革

王小鲁:城市化并不意味着一定占用大量的耕地,也并不意味着农村必然凋敝。推进土地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将有力支持未来城市化发展和长期经济增长。
2018年12月4日

黎安友对话荣剑:特朗普、中美关系与中国改革前景(上)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对话独立学者荣剑,探讨美中两国民间评价特朗普的双重视角,以及最近一轮中美对立的缘由。
2018年11月28日

改革时代的叙事之争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最具权势的两大家族之间的意识形态和个人分歧显现了出来。
2018年11月27日

改革下一步:抑制公权保护私产

盛洪:中国社会曾饱尝私有产权被消灭的恶果。40年前以复兴私产作为源动力的改革进程,近年却因公权力对私产的日益侵夺而陷入停滞。
2018年11月12日

改革开放40年后,台商下一步往哪走?

林瑞华:台商在改革开放40年间,已在大陆经历数波起伏,当前的中美贸易战、汇率变化,以及大陆对国内科技产业的扶持,也让台商面临更大的挑战。
2018年10月18日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中)

荣剑:国家主义在中国的有效性正在衰减,但它就像鸦片一般令高层和民间上瘾。最近中国与外部的紧张关系,将加剧国家主义的合法性危机。
2018年8月1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