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政治

火与怒,过度愤怒带来的问题

埃利森:现在的不容忍氛围让我们对一切过失不论大小都猛烈倾泻愤怒,丧失理性、善意和原谅他人的意愿。
2018年2月11日

如何理解刘鹤“中国改革开放力度将超预期”的说法?

邓聿文:中国要借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推出“超预期”的改革开放举措,是为实现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2018年1月26日

书评:《激进的快乐》

贝里克:西格尔认为,人们在放弃小我和自我意识后,既可实现个人愉悦,也会产生自己可能改变世界的信念。
2018年1月22日

西方政客们忽视了什么?

库柏:大多数政客们喋喋不休地谈论着身份认同,却忽视了自动化、气候变化以及医学领域即将到来的革命。
2017年11月15日

人文是人类的根本价值

王建宝:科技、资本与政治都是人类需要的,但是人文超越其上,成为人类幸福的源泉,也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目的。
2017年11月13日

台湾调查黑帮与统派团体关系

竹联帮大佬张安乐领导的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支持者被指在“中国新歌声”音乐节上殴打独派学生,这使黑帮与统派关系受到关注。
2017年10月19日

专家如何重获大众的信任?

库柏:我们永远需要专家,因为大多数人几乎什么都不懂。这是必然的——冰箱的工作原理尚且很复杂,更别说经济或气候问题了。
2017年10月18日

领导是一种制度

盛洪:在现实中,正确的决策来源于一种制度。所谓制度,就是一种多人互动的结构,每个人都理性有限、能力有限。
2017年9月26日

资本主义与民主:不稳定的联姻

沃尔夫:民主在倒退,对自由全球经济的信念也在减弱。目前,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婚姻关系正在经历一段困难时期。
2017年9月21日

印度政客为何与“神人”结盟?

Venkataramakrishnan:印度政客为争取选票而纵容“神人”,却不努力消除导致“神人”大量出现的社会不平等。
2017年9月12日

中国的全球雄心

斯蒂芬斯:“一带一路”是中国走向欧亚主导地位之路。特朗普奉行的孤立主义政策也对北京有利。“欧亚世纪”隐隐迫近。
2017年7月24日

世界为何没有杰出领袖?

斯卡平克:问题可能在于我们的政党过于老迈,缺乏活力,我们需要新的政治运动来激励有能力的未来领导人进入政坛。
2017年7月11日

台湾和韩国政治领袖为何一再出事?

张铁志: 韩国和台湾都是亚洲重要的民主化范例,但政治领袖却多不能善终。为何如此?是台湾和韩国不适合民主吗?
2017年6月7日

书评:中国如何终结西方霸权时代

格维茨:在《走出中国:中国人如何终结西方霸权时代》这本书中,比克斯书写了20世纪中国与外界的交流史。
2017年4月10日

如何回首正视丑恶的历史?

张铁志:美国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正在检视大学历史与奴隶制的关系,台湾大学能诚恳面对历史吗?
2017年3月15日

“弗林事件”冲击下的特朗普政府

拉赫曼:弗林辞职引发三个问题——白宫的混乱会持续多久?对外政策建制派是否会重获控制权?特朗普会不会引火上身?
2017年2月16日

自由秩序为世界带来了什么?

斯蒂芬斯:西方自由秩序正在瓦解。然而即使有再多瑕疵,也不应忽略这个秩序在1945年后带来的相对和平与繁荣。
2017年2月13日

对民粹主义最好静观其变

加内什:主流的未来不在游行的群众中,而在静观其变的耐心中。等到狂热过去,治理能力将成为宝贵的政治资本。
2017年1月25日

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不是说说而已

考德威尔:特朗普将“美国优先”作为自己的原则;将“保护”作为自己的政策,将“购买美国货”作为信条。
2017年1月24日

2016年中国文化纪事

王晓渔:本文梳理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文化事件,也列入了具有文化意味的其他事件。诸多事件仿佛卡夫卡小说。
2016年12月30日

当选总统特朗普面对的秩序挑战

毛寿龙:特朗普赢得总统大位之前是依靠原始的力量,但赢得总统大位之后,应该会深处高度的扩展秩序之中。
2016年11月11日

极权主义的兴衰机理

张千帆:极权主义是极难维系的,但威权(或后极权)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从某个版本的威权走向民主也很难。
2016年10月19日

这名黑客可以改造台湾政府吗?

张铁志:唐凤的故事确实是一则传奇,这位35岁、跨性别的黑客即将担任台湾行政院的“数字政务委员”。
2016年8月31日

唐宁街10号一日游

何越:英国相府在我看来有些陈旧朴素,但布莱尔的嫂子谢锦霞女士对我说,英国人觉得越旧越有价值。
2016年8月5日

精英阶层何以丧失影响力?

孙涤:当下西方社会矛盾积累的一大原因,是精英阶层没有关心其他阶层权益,没有切身体验他们的感受和痛楚。
2016年7月19日

特朗普衣服为何总大一号?

特朗普的西装宽到溜肩,外套总是鼓鼓囊囊,他的形象实现了其政治目的。很多达官显贵都把时装穿得很糟。
2016年7月1日

英国脱欧,塞翁失马?

黄有光:当年,新加坡被迫退出马来西亚时,李光耀也在电视里流泪。然而,新加坡能有今天,英国何尝不能?
2016年6月29日

当香港告别年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铁志:“学民思潮”走向结束,或许是因为少年们已经告别年少,要迈入另一个阶段,而香港也不再是那个曾经纯真的香港了。
2016年3月23日

台湾:威权统治的漫长阴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铁志: 二月底,台湾民进党立委宣称要提案拿掉公共部门和学校悬挂的国父遗像,引起争议。类似的威权时代的遗留物,还有许多。
2016年3月9日

台湾电影的颠簸历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铁志:台湾金马奖是华人地区最有公信力的电影奖之一,然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奖的成立初衷却是为了威权统治者的政治目的。
2016年2月17日

摇滚战士进台湾立法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铁志:台湾新立委林昶佐,是重金属摇滚乐队“闪灵”的主唱,是用音乐介入政治的行动者。当立委后,他会疏离背后的青年社群吗?
2016年2月3日
123››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