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电影

2020年奥斯卡:两次狂奔

Louis hothothot:奥斯卡8000多位评委,逆流而上,对异域文化、对非英语裔创作的开放度上,史无前例地向前狂奔了一大步。
2020年2月12日

奥卡菲娜:第一个金球奖华人影后

Louis hothothot:仅参演过4部电影的奥卡菲娜,一夜之间成为华人文化中的“面子”。本片和《喜宴》一样讲述文化冲突和移民之殇。
2020年1月13日

2020金球奖热门影片:《婚姻故事》

Louis Hothothot:2019年全球收入最高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被金球奖提名了第5次,但观众依然视她为性感尤物。
2020年1月7日

《地久天长》:中国计划生育时代的悲剧

奈杰尔•安德鲁斯:我们同情《地久天长》中几乎每一个人,甚至包括要求女主角打掉二胎的那名女党员干部。
2020年1月2日

中美大环境下细究《叶问4》

刘裘蒂:作为甄子丹封拳之作,12月25日美国首映的《叶问4》有没有故意消费日益高涨的民族情绪和反美意识?
2019年12月27日

院线Cineworld指责Netflix不顾票房

Cineworld首席执行官称,Netflix发行的新片在影院上映不久后就被放上其流媒体平台。此言突显院线与Netflix的长期矛盾。
2019年12月26日

2019电影工业大事记

Louis Hothothot:流媒体和大银幕的冲突与和解,Me Too运动的影响,韩国电影被西方称颂,全球电影工业正经历大变革。
2019年12月10日

《冰雪奇缘》的“仙女教母”:珍妮弗•李

由珍妮弗•李担任编剧和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取得巨大成功,她成功地把现代观念融入到经典故事中。
2019年11月26日

创变者高群耀

徐瑾:从微软到万达,再到创业。伟大的,不是人物,而是时代。创变四十年的高群耀不简单,但是更不简单的,是创造他的时代。他的人生算法是什么?
2019年11月1日

李安的映画戏

张原峰:电影业制作商发行商们对高帧率电影的态度陷入了鸡和蛋的悖论,高帧率内容制作成本高数量少,下游的放映厅建设也没动力,反之亦然。
2019年10月24日

《小丑》,将改变“超英”电影史?

Louis Hothothot:电影《小丑》获得金狮奖,并在市场大获成功。它很可能改变“超英电影”的历史和未来。
2019年10月17日

美国市场喜欢中国电影动画小英雄吗?

刘裘蒂:《哪吒》和《雪人奇缘》,同以中国人物和背景为主轴,近期将同在美国上映。中国IP攻下世界市场,痛点在哪里?
2019年9月4日

亚洲导演拍不好外语片?

Louis Hothothot:欧美导演拍过许多亚洲题材的电影经典,但亚洲导演拍外语片鲜有成功。是枝裕和的《真相》能破例吗?
2019年8月28日

《寄生虫》:当“地铁的味道”扑面而来

刘远举:电影中社长并未当面谈到地铁味,但中国社会中充斥着赤裸裸的、各种各样居高临下的“地铁味道”的代名词:穷逼、屌丝、低端人口。
2019年8月23日

当毕加索遇上费里尼

Louis Hothothot:北京有毕加索大展,巴黎则有《当费里尼梦到毕加索》展。电影大师费里尼是毕加索的崇拜者之一。
2019年8月16日

金马奖风波:当电影遭遇政治

刘裘蒂:两岸三地,电影各有不同情怀和创作特色,若无法同台竞技,将是华人文化的损失,并可能引发连锁效应。
2019年8月12日

口碑炸裂的《好莱坞往事》

Louis Hothothot:塔伦蒂诺集齐小李子和布拉德•皮特两大最贵男神,更有艾尔•帕西诺,向起伏生息的好莱坞电影业致敬。
2019年8月9日

《哪吒》:中国版的神仙《复联》?

Louis Hothothot:娱乐业在低迷时期会蓬勃发展。《哪吒》的成功,将带领中国众“神仙”们用好莱坞体系为消费者造梦。
2019年8月8日

迪士尼新《木兰》:中国IP,还是美国IP?

刘裘蒂:真人版迪士尼《木兰》在2020年3月27日才首映,预告片已于美国时间7月7日面市,引起全球性对“中国元素”不同诠释的争议。
2019年7月31日

美国在华演员面临电影公司的非正式禁令

美中贸易战有了意想不到的新受害者: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电影行业中追逐名望和财富、正在壮大的美国演员群体。
2019年7月5日

专访香港金像影后曾美慧孜

陈惊雷:曾美慧孜已演了15年。“金像奖给了我一双水晶鞋”。她也不讳言自己的野心是:拿奥斯卡奖!
2019年7月5日

审查令上海国际电影节蒙上阴影

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八佰》在最后一刻被取消放映,突显出中国电影业面临的日益严格的审查环境。
2019年6月20日

科幻电影,为何总被电影节冷落?

Louis Hothothot:很少有电影节大奖颁给科幻电影。然而,荷兰鹿特丹当代美术馆给了科幻电影殿堂级的荣誉。
2019年5月31日

掌门人福茂与戛纳2019

Louis Hothothot:戛纳掌门人耶里•福茂披露操盘戛纳心得。大师级电影人阿尔莫多瓦和泰伦斯•马力克令人期待。
2019年5月21日

灭霸:经济学家的反面例子

哈福德:《复仇者联盟》里的超级反派灭霸令我着迷,因为这位肌肉发达的实用主义者就像一位嗑了药的经济学家。
2019年4月19日

大卫•林奇:哥特式艺术跨界

Louis Hothothot:像大卫•林奇这般在电影、绘画、音乐、文学、设计等多个领域成就斐然的艺术家,举世罕见。
2019年4月11日

我们为什么喜欢看科幻?

赵潇: 科技作品为什么对我们、尤其是年轻人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呢?让我们从科幻作品的特点和分类谈起。
2019年4月10日

从《爱死机》看Netflix的硬核基因

李骥:Netflix的作品总有一种共通的气质:暗黑、深沉、浓烈、大尺度和重口味,内地里都有一种“狠”劲,或者叫一种“硬核”的特质。
2019年4月1日

娄烨、陈冠希和改革开放40年

Louis Hothothot:《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用了商业电影手法:悬疑故事和火爆动作场面,但这仍是部作者电影。
2019年3月20日

《绿皮书》:两个成年男人的再教育指南

赵潇:他们的教育过程是启发性的,而非塑造式的。他们相互既是教育者,又是被教育者。电影还暗示了教育的局限性。
2019年3月15日

《绿皮书》的中外评价差异说明了什么?

刘远举:习惯于流于浅表的正能量温情,与警惕不堪回首的历史重来导致的政治正确,正是《绿皮书》在国内大受欢迎而在国外饱受争议的原因。
2019年3月13日
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