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哈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2019年8月1日

美联储自金融危机以来首次降息

美国央行将主要利率下调25个基点,并宣布8月1日起停止“缩表”,还发出信号表明准备在必要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2019年8月1日

特朗普贸易战开始影响美国小企业

尽管美国私营部门雇主7月新增雇员人数反弹至3个月来最高水平,但小企业难以在紧张的劳动力市场竞争,7月仅新增1.1万工作岗位。
2019年8月1日

“中美脱钩“论折射了什么?

邢予青:无论是经济脱钩论还是技术脱钩论,根源是重商主义思维者的失落感;只要中国敞开大门,中美经济就无法脱钩。
2019年7月30日

分析:鲍威尔准备进行关键降息

各方普遍预计美联储主席本周将宣布10多年来美国首次降息,作为防范全球经济前景趋弱和贸易紧张升温的保险措施。
2019年7月29日

美元走势的决定因素不在美国

巴韦贾:从美联储的鸽派立场,到白宫对汇率的关切,都没能改变美元的强势。因为美元走势并非由美国决定。
2019年7月22日

美联储准备降息25个基点

尽管受到要求加大刺激力度的政治压力,美国央行仍然决定以审慎方式放松货币政策。
2019年7月22日

姆努钦:华盛顿对美元的立场“目前”没有变化

美国财长在G7会议间隙发表言论之际,华尔街对特朗普政府可能干预汇市以压低美元的风险感到焦虑。
2019年7月19日

美联储降息幅度是否会超过“预防性降息”?

戴维斯:市场已笃定美联储会降息防范经济衰退,新的焦点是,美联储是否会对政策利率和货币政策框架做出更根本的改变?
2019年7月18日

美联储降息信号未能让特朗普停止施压

美联储称,降息预计将抵消美元的升值。但美元没有出现疲软迹象,一直施压美联储降息的特朗普也没有缓和言论。
2019年7月16日

FT社评:美联储转向鸽派看起来像是向特朗普投降

市场预计美联储很快将降息。许多人将该等降息行动视为屈服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压力。但美联储绝不能沦为总统的逢迎者。
2019年7月15日

赞颂“特朗普经济学”为时尚早

沃尔夫:美国总统的财政刺激政策表明共和党人放弃了财政责任。这种政策对增长的长期提振作用很小,却使长期财政状况变得脆弱。
2019年7月11日

美联储主席鸽派言论为降息做铺垫

鲍威尔发表国会证词时称,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不断加大。这进一步夯实了降息的理由。
2019年7月11日

美国对外经贸政策为何转向?

陆丁:对等公平的双边经贸关系,是美国力求实现的近期目标。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则是美国追求的理想经贸秩序。
2019年7月9日

美国资本主义并未失灵

克莱因:过去50年,美国实际家庭收入中值增长50%。人口普查数据受到一些无关因素干扰,显示的结果并不准确。
2019年7月9日

G20后,中美关系走向何方

沈建光:中美在经贸领域与科技领域,均存在较大合作空间。特朗普连任压力下通过阶段性中美谈判成果讨好选民;美国经济已出现周期见顶的特征。
2019年7月3日

美国经济实现自1854年以来最持久扩张

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认定,此轮经济扩张已进入第121个月,在持续时间上超过上世纪90年代的扩张期,是二战后平均扩张期的两倍多。
2019年7月3日

漫长经济复苏未必是好事

福鲁哈尔:美国即将录得自1854年开始发布相关数据以来最长的一次经济扩张。但经济扩张持续越久,拿走“大酒钵”的难度就越大。
2019年7月1日

特朗普对华策略缺少全局观

佐利克:特朗普对华策略的依据,是他对时局判断的“随机应变”。这种做法最大的弱点是无法处理中美之间所有的分歧和机遇。
2019年6月28日

市场“逼迫”美联储7月降息

美联储在降息问题上已被逼入墙角。考虑到市场坚信宽松政策即将出炉,如果美联储按兵不动,市场可能剧烈动荡。
2019年6月28日

特朗普:美联储货币政策“发疯”

美国总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做得很差”,称其“必须降低利率,让我们能够与中国竞争”。
2019年6月27日

鲍威尔:全球增长面临的风险有所上升

美联储主席此言强化了各方对美国央行可能在下月降息的预期。他重申“防范胜于补救”,暗示美联储开始接受预防性降息的主张。
2019年6月26日

特朗普:美联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近几个月美联储已转向鸽派,且各方对它将在年内降息抱有较高期望,但美国总统仍延续他对美联储的长期攻击。
2019年6月25日

苹果:特朗普关税可能导致iPhone涨价

苹果公司称,拟议中的对华新关税将“使竞争环境发生倾斜”,有利于其竞争对手,并削弱苹果对美国经济的贡献。
2019年6月21日

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 立场更显鸽派

由于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持续上升,美联储未来可能会降息。最新议息会议的与会者对增长放缓和贸易紧张加剧感到担忧。
2019年6月20日

美国面临的新“铁路问题”

福鲁哈尔: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铁路。但主导互联网的公司都是私营、逐利的实体,它们也存在垄断问题。
2019年6月18日

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

福鲁哈尔:特朗普对如何打造可持续的增长模式一无所知。但多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甚至一些共和党人,知道该怎样做。
2019年6月14日

鲍威尔会像1995年格林斯潘那样降息吗?

戴维斯:美联储认为,可以忽视关税升高带来的通胀风险,通过降息来防范经济衰退风险。这与1995年的情况类似。
2019年6月13日

中美爆发金融战可能性极低

周浩:金融市场之间存在传导性和传染性,从单个事件进行分析,往往会失去全局性把握;金融市场中,信用、信心和预期至关重要,这也是“底线”。
2019年6月6日

鲍威尔:美联储做好降息准备

美联储主席发出信号表示,在不断升级的贸易战产生经济影响的背景下,美国央行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扩张”。
2019年6月5日

特朗普威胁对墨西哥加征关税令商界错愕

美国商界迟迟没有领会贸易战对经济增长的威胁,但在特朗普威胁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后,美国商界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2019年6月5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