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需要大动作

前美国财政部长顾问拉特纳:“小打小闹”解决不了美国的问题,美国需要启动专业教育和再培训计划,并鼓励有竞争力的行业,同时必须摒弃保护主义。
2011年8月15日

美国选择自我毁灭

美国网络杂志Slate主编韦斯伯格:美国债务上限危机,以及标志着这一危机告终的协议,预示着美国经济苦难将持续下去。在最后一刻,美国放弃了金融自杀,但选择了更为缓慢的自我毁灭。
2011年8月11日

美国公司“不差钱”未必是好事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卢锋:在美国政府深陷财务困境之际,美国企业却坐拥异常充沛的现金流。二者其实是一个苦藤上结出的两个果实。
2011年8月11日

Lex专栏:美元“特权”价值几何?

每当恐惧心理弥漫汇市,美元都会走高,似乎表明“过分特权”给美元带来大约10%的额外价值。这样的特权确实宝贵,但令人费解的是,美国人不愿付出努力以保持这种特权。
2011年8月10日

分析:中国纵容美国寅吃卯粮

中国指责美国没有做到“量入为出”,可中国正是廉价债务这种“毒品”的主要供应者。而这是其扭曲汇率制度的直接结果。
2011年8月9日

FT社评:美国尚可以把坏事变好事

幸运的话,美国国债评级被降,可以促使美国在应对长期财政挑战时,采取更加负责的行动。从潜在的偿债能力来看,美国国债肯定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债务。
2011年8月8日

美国降级开启新时代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CEO埃利安:全球金融市场必须面对一种新现实。由美国提供的全球公共产品,从美元到金融市场,其地位都会随着此次评级下调被侵蚀。
2011年8月8日

美债降级考验全球市场

在美国国债首次丧失AAA评级之后,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官员紧急磋商,表示可能会采取干预措施稳定市场。但在上周已经出现2008年来最大跌幅的全球股市,可能面临又一周动荡。
2011年8月8日

Lex专栏:美国降级并非世界末日

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首次遭下调,不太可能导致美国举债成本大幅上升。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大量资金逃离美国的现象。相比之下,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更令人担忧。
2011年8月8日

评级下调不会影响美债收益率

澳新银行刘利刚:丧失标普AAA评级似乎意味着美国举债成本会上升,但日本的经验表明,丧失AAA评级对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不会有太大影响。
2011年8月8日

欧洲“雷曼时刻”倒计时

FT美国版主编邰蒂:我曾警告投资者今年夏天不要安排长假。我不幸言中了。欧元主权债务危机的进展,与2008年下半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发展轨迹何其相似。
2011年8月8日

美国财政已到危机边缘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巴罗:金融危机和住房市场危机正被新出现的财政危机取代。如果不采取行动,这场危机的破坏力会让2008-09年的衰退相形见绌。
2011年8月8日

纽约梅隆率先以收费应对“存款狂潮”

面对急速增多的存款,该行在美国银行业中率先表示将对大额存款收取费用
2011年8月5日

观点:美国信用评级不应被下调

Evercore Partners董事长奥特曼:美国提高债务上限的问题已告一段落,但仍有人猜测评级机构会下调美国的信用评级。其实,现在几乎不存在下调美国评级的理由。
2011年8月5日

FT社评:美债闹剧未落幕

美国国会终于在规定的最后期限到来前达成了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场长达数月的闹剧已经剧终,这只是幕间休息。
2011年8月4日

奥巴马形象因债务僵局受损

美国债务闹剧的最大受害者,可能是今天庆祝50岁生日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终协议中,他的加税呼吁被共和党否决;还有许多人认为,他未能发挥领导作用。
2011年8月4日

勿让债限闹剧转移视线

FT经济社评撰写人桑德布:美国债务上限闹剧把人们的视线从更要紧的事情上转移开来。美国政客把大量精力投入不必要的债限谈判,近乎于过失犯罪。
2011年8月4日

中国对美元仍不放心

美国在最后一刻避免违约后,按理说中国会松口气。但在华盛顿上演这场闹剧期间,中国表达的看法前后相当一致:美元今天得救了,但其未来仍岌岌可危。
2011年8月3日

奥巴马签署提高债务上限法案

围绕财政政策的激烈争论和棘手谈判,在数周时间里把美国推到了灾难边缘,危及美国的AAA信用评级以及美国国债作为全球投资者安全避风港的地位。
2011年8月3日

早该下调美国评级

美国学者莱因哈特夫妇:即便美国就债务上限达成协议,除非有更多进展,否则美国仍将面临巨大压力,来自评级机构的压力首当其冲。
2011年8月3日

债务危机:奥巴马错失先手

几个月来,奥巴马似乎都在表示,长期债务对美国而言不是大问题。但从预算看,公共债务将以离谱的幅度上升。FT专栏作家克鲁克认为,奥巴马也许会是此次危机的最大输家。
2011年8月2日

美众议院通过债务协议

美国众议院周一夜间已经通过两党领袖达成的债务上限协议,同意提高政府债务上限2.1万亿美元。但有关协议仍有待参议院周二投票批准。
2011年8月2日

美国债务危机背后的宪政危机

波士顿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薛涌:美国或许可以避免一场债务危机,但总统和国会之间的财政权限之争依然没有解决,相关的宪政危机依然存在。
2011年8月2日

美国就业前景堪忧

FT专栏作家约翰•加普:美国制造业拥有高科技和高生产率,但无法为数百万失业工人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美国工人失业之际,华盛顿表现得效率低下。
2011年8月2日

美国达成债务上限协议

奥巴马宣布,美国国会已达成框架协议,将把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分两阶段提高2.4万亿美元。此举使得美国政府能够支付债务利息和其他到期账单,有助于保住美国AAA信用评级。
2011年8月1日

五问美国政府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和美财政部都没有做到,向市场清楚明了地解释:如果8月2日以前,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仍未达成,或美国国债的信用评级被调低,它们怎么做。
2011年8月1日

美国承受不起债务僵局

美国前财长鲁宾:要突破美国当前的财政僵局,关键在于美国人民和领导人的政治意愿。美国承受不起政治运作一切照旧的代价。
2011年8月1日

美国参议院“接近”债务共识

美国参议院在提高美国债务上限、避免违约的问题上逐渐接近达成共识。但各方在周日仍保持谨慎,因为参议院拿出的任何协议仍须得到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
2011年8月1日

违约阴影下美国国债遭抛售

由于担忧美国财政部可能在下周推迟偿还债务,市场在美国众议院投票前纷纷减持美国国债,使短期国债收益率在周四达到新高。此外,华尔街巨头也联名上书,警告美国违约或主权评级遭降后果严重。
2011年7月29日

中国官方媒体抨击美国债务上限僵局

新华社评论称,华盛顿在如何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玩边缘政策是“危险而不负责任的”,在美国两党恶斗中,其他许多国家的利益也将受到影响。
2011年7月29日

美国继续滑向违约边缘

众议院今天将表决共和党提案,但该党部分议员可能“倒戈”
2011年7月28日
|‹上一页‹‹3334353637383940414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