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达成债务上限协议

奥巴马宣布,美国国会已达成框架协议,将把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分两阶段提高2.4万亿美元。此举使得美国政府能够支付债务利息和其他到期账单,有助于保住美国AAA信用评级。
2011年8月1日

五问美国政府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和美财政部都没有做到,向市场清楚明了地解释:如果8月2日以前,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仍未达成,或美国国债的信用评级被调低,它们怎么做。
2011年8月1日

美国承受不起债务僵局

美国前财长鲁宾:要突破美国当前的财政僵局,关键在于美国人民和领导人的政治意愿。美国承受不起政治运作一切照旧的代价。
2011年8月1日

美国参议院“接近”债务共识

美国参议院在提高美国债务上限、避免违约的问题上逐渐接近达成共识。但各方在周日仍保持谨慎,因为参议院拿出的任何协议仍须得到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
2011年8月1日

违约阴影下美国国债遭抛售

由于担忧美国财政部可能在下周推迟偿还债务,市场在美国众议院投票前纷纷减持美国国债,使短期国债收益率在周四达到新高。此外,华尔街巨头也联名上书,警告美国违约或主权评级遭降后果严重。
2011年7月29日

中国官方媒体抨击美国债务上限僵局

新华社评论称,华盛顿在如何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玩边缘政策是“危险而不负责任的”,在美国两党恶斗中,其他许多国家的利益也将受到影响。
2011年7月29日

美国继续滑向违约边缘

众议院今天将表决共和党提案,但该党部分议员可能“倒戈”
2011年7月28日

FT社评:美国政客勿玩火!

美国债务上限僵局可能酿成一场灾难,而且已经造成损害。货币市场基金已开始囤积现金,银行也在储备流动性,这让那些需要信贷的人更难获得信贷。
2011年7月28日

美债谈判背后的戏码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刘海影:美国债务上限僵局反映了共和、民主两党在治国理念上的根本分歧。但中国无需过分担心外储投资价值,而更应该担心美国经济转弱、贸易逆差收窄对中国出口带来的挑战。
2011年7月28日

美国违约大限在即 市场增持现金

货币市场基金正积攒流动性以应付客户大规模赎回的局面
2011年7月27日

美国须防宪法迷信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国出现了一种政治倾向,即试图从宪法中寻求所有问题的答案。这种所谓茶党主张十分危险。宪法非但不能解决债务上限难题,反而已经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2011年7月27日

华盛顿正在拖垮美国

FT专栏作家克鲁克:美国债务上限僵局的确是个非常事件,这一点毋庸置疑:无论最终如何解决,国会和白宫近来的表现都已将财政失责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2011年7月27日

美国债务上限僵局未破

投资者进一步退守避险资产,瑞士法郎汇率和金价均创新高
2011年7月26日

Lex专栏:美国能避免违约吗?

距离美国达到法定债务上限只有一周时间,但投资者显然仍认为美国来得及找到出路。假如事与愿违,市场反应可能是戏剧性的。
2011年7月26日

美国仍未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

白宫和共和党仍各执己见,继续把责任归在对方头上
2011年7月25日

分析:美国债务上限谈判

华盛顿多数人士认为,现在已没有足够时间让“六人帮”的完整提案赶在8月2日之前在国会两院通过、然后由奥巴马签署成为法律。
2011年7月22日

美国不限财政开支无异于自杀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院长哈伯德:实施长期支出限制的必要性无可争议——增税以适应未来支出轨迹是不可行的,在经济上属于自杀行为。
2011年7月22日

FT社评:美国债务风险“拆弹”难

距离美国提高债务上限的截止日期已没有几天,民主党与共和党议员却仍在各说各话,新方案满天飞。美国国会花了几个月来装腔作势,现在已无时间来解决更棘手的问题。
2011年7月21日

美国必须长期勒紧裤腰带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主编朱克曼:提高债务上限对美国来说只是权宜之计,欲使事情回到正轨,美国必须步入全新的紧缩时代,长期削减开支。
2011年7月20日

美国技术性违约的真正风险

FT专栏作家邰蒂:真正的风险是不可预测的政治,从这个意义上说,预测富裕“发达”市场债务走势开始和预测“新兴”市场越来越相似。
2011年7月19日

中国对美债仍有信心?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对FT表示,美国不提高债务上限的几率很小。但他认为,中国仍需加速本国外汇投资的多元化,因为长期来说美元势将走低。
2011年7月18日

FT社评:美国必须破解债务僵局

美国债务上限谈判的最后日期逼近,相关各方依旧在大玩边缘政策,把危局变得更加险恶。美国可能出现债务违约的现实,更加紧迫地摆在华盛顿和全世界面前。
2011年7月18日

美国必须尽快达成债务协议

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考虑到美国所面临的财政挑战的规模,做的太少,会比做的太多,带来更大的风险。
2011年7月18日

奥巴马两边不讨好

FT专栏作家克莱夫•克鲁克:为了提高美国债务上限,奥巴马提出了一个减赤4万亿美元的“大妥协”方案。此举不仅触怒了民主党,也未换来共和党的让步。
2011年7月15日

美国共和党议员提出上调债务上限新方案

该方案将使奥巴马不需共和党人支持便可上调债务上限,各界反应不一
2011年7月14日

美联储争议刺激政策

由于美国就业和通胀前景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就是否再实施定量宽松举棋不定。
2011年7月13日

美国失业型复苏无异衰退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泰森:美国经济在复苏之路上已行走了两年,但失业依然高企 。劳动人口比例正逼近25年来的最低位。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种失业型复苏无异于衰退。
2011年7月11日

奥巴马欲与共和党就财税问题妥协

但白宫内部对能否达成一项全面协议深感疑虑
2011年7月8日

预算困境说明政客无能

FT专栏作家克莱夫•克鲁克:美国民主党人没有任何财政计划,共和党人倒是有一份财政计划,但就连他们自己也不喜欢这份计划、不愿讨论这份计划的细节。
2011年7月7日

看空美债是个错误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刘海影:中国可能正在考虑将更多外储投资于欧债,这需要三思。从美元汇率及美元利率角度分析,美债前景值得谨慎乐观。
2011年7月4日

IMF警告美国违约风险

该组织警告,如果美国政府不能在8月2日之前上调债务上限,美国将可能出现债务违约
2011年6月30日
|‹上一页‹‹3435363738394041424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