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航运

中国敦促航运企业控制运费

需求复苏将集装箱运费推高到创纪录水平,达飞集团因此受到中国的施压。该集团CEO称中国有关部门尤其关注对美出口。
2020年11月18日

亚洲至美国海运成本大涨

由于美国企业寻求在假日季前补充耗尽的库存,并为冬季疫情恶化做准备,从亚洲到美国东西海岸航线的长期运费分别同比上涨25%和63.4%。
2020年10月22日

展望2050:技术和劳动力成本变化将改变航运模式

未来将有更多技术运用于航运,提高货运效率。同时,全球劳动力成本差异的降低将改变贸易模式,进而改变航运模式。
2020年10月7日

FT社评:海员上不了岸对全球供应链构成风险

受新冠防疫措施影响,30多万名海员被长时间困在船上。疲惫的船员提高了发生事故的风险,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2020年9月29日

全球集装箱航运业冷静应对疫情

疫情重创了集装箱航运业的需求,但该行业比十年前更具韧性,新形成的价格纪律或许能够避免恶性价格战。
2020年6月11日

维系朝鲜经济命脉的“隐秘船队”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迄今最严对朝制裁,但朝鲜掌握着一张极不透明的航运网络,国际社会要想成功实施禁运将面临巨大挑战。
2017年9月13日

中国加快海外港口并购步伐

中国今年加强了对民营企业海外投资的控制,但与“新丝路”相关的海外交易受到鼓励,此类投资多数由国企进行。
2017年9月6日

中远并购东方海外凸显中国雄心

在中国政府对境外并购态度趋冷之际,它对中远海控这笔交易的支持凸显出,它希望中远海控成为航运和港口运营领域的主导者。
2017年7月11日

集装箱航运业:波动性、不确定性和扰乱

在托运人促请承运人提高运费后,全球航运业有一些起色,但保护主义抬头和运力过剩意味着,未来仍充满变数。
2017年3月16日

全球贸易放缓冲击中国港口

在全球贸易普遍放缓之际,中国的港口存在严重的吞吐能力过剩问题,但各地仍在竞相建设越来越大的港口设施。
2016年9月19日

航运业不再需要“大油轮”

加普:世界第七大航运公司的破产表明,全球贸易日趋低迷,航运公司的膨胀却过快,“拆船瘦身”势在必行。
2016年9月12日

船运业的全球化困局

FT专栏作家邰蒂:全球贸易增长曾比全球经济增长快出不少,但近年来已急剧放缓。这一现象背后的结构性转变,导致船运业陷入了困境。
2016年1月21日

“GDP增长离不开能源项目”

芬兰瓦锡兰集团是船舶动力与能源方面的领军企业。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罗森格伦做客《高端视点》栏目,聊航运、油价、可再生能源,以及他在中国的投资。
2015年5月4日

淡水河谷超大型矿砂船有望靠泊中国港口

这家巴西矿商分别与中远和招商局集团达成协议,同意将此型船舶所有权转让给中方
2014年9月28日

中国商务部否决P3航运联盟

中国监管机构认为组建该联盟将“大大增加市场集中度”
2014年6月18日

广州港口挑战香港地位

香港担心自己或许会失去世界第三大港口的地位,尤其担忧来自广州的竞争。广州目前虽是世界第七大集装箱港口,但近来在南沙港等四个口岸的助力下,发展速度非常快。
2014年1月23日

皇家加勒比邮轮集团为大船辩护

1月“歌诗达协和号”倾覆事故余波未平,该公司CEO认为大船更安全
2012年3月19日

欧洲邮轮业或到中国寻觅“外援”

随着来自亚洲的竞争变得日益激烈,世界最大邮轮生产商Fincantieri的主席预计,欧洲造船厂可能会更多与中国船厂设立合资公司,按照当地市场需求建造邮轮。
2012年3月15日

中国巨额油轮订单加重过剩担忧

中国熔盛重工接到巨额“苏伊士油轮”订单,而外界普遍猜测买方为中国国有航运公司。航运分析师担心,订单会加重本已生存困难的航运市场的运力过剩现象。
2011年12月9日

穆迪:中远纠纷危及行业信用

穆迪称,中国远洋重新谈判合同条款会成为一个先例
2011年8月30日

德国船主欲向中韩银行寻求融资

投资者大幅减少对德国传统船舶基金的投资,导致船东们购买新船资金匮乏
2011年3月3日

“干运河”的竞争力

哥伦比亚计划接受中国出资,修建跨越巴拿马地峡的铁路线。这条铁路被称为“干运河”。但也有人怀疑,与运力提高后的传统运河相比,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干运河”是否具有现实的竞争力。
2011年2月15日

孙家康眼中的中国航运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时,中远集运总经理孙家康感慨于这家国有航运公司海外拓展的不易:“美国人将中远视作中国的第二支海军。如果中远想直接投资美国港口,他们觉得这相当于中国海军在那儿(投资)。”
2010年7月14日

大船东乔普拉看好油轮效益

这位航运企业家认为,中国需求增长迅猛,将帮助该行业获得强劲回报
2010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