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通胀是未来最大变数

胡伟俊:首先,如果出现通胀的趋势性上行,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极大影响。其次,几乎不可能预测通胀是否会出现趋势性上行。
2020年9月8日

美国出台财政刺激新措施的希望变得渺茫

失业率意外大幅下降,抑制了共和党和白宫在新一轮财政刺激措施上做出妥协的意愿。白宫相信美国经济不再刺激也会继续复苏。
2020年9月7日

宽松已成西方央行“鸦片”

胡月晓:西方货币宽松,制止了金融恐慌,稳定了市场,而且还“制造”了资本市场的“繁荣”。宽松货币就如西方经济发展的鸦片,戒掉何易?
2020年9月1日

FT社评:美联储转变通胀目标是积极举措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打破传统,表示将容忍更高的通胀率,以提振美国的增长和就业,这是央行决策框架的重大转变。
2020年8月31日

美联储“平均通胀目标”政策会有效吗?

夏春:美联储引入“平均通胀目标”意在解决过去政策的不足。过去政策有哪些不足?为何要用“平均通胀目标”来代替?
2020年8月31日

美债收益率升至两个月来高点

在美联储表示将允许通胀率超过2%的目标水平后,美国国债收益率触及6月以来高点,亚洲股市也出现上涨。
2020年8月28日

先别担忧公共债务

哈丁:尽管公共债务增加是有代价的,但没有什么理由立即拉响警报,这个问题可以留待经济复苏到一定程度再来处理。
2020年8月27日

货币政策:预期的冲突

周浩:疫情冲击下,货币政策宽松是题中应有之义。问题在于宽松路径如何,以及其对市场影响多少。
2020年8月21日

通胀终于要来了吗?

伍治坚: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相比,新冠疫情冲击下各国政府推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有没有本质不同?
2020年8月12日

美联储和中国央行的一进一退

卢宾:2020年一个似乎越来越明显的景象是:美联储前进,中国央行后退。货币保守主义已成为中国的一种战略需要。
2020年8月7日

熊市下国开-国债利差走势思考

蔡浩:参考2009年下半年,国开-国债利差在熊市下或呈现出先走阔再收窄的走势,而这种打破常识的“例外”可能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交易机会。
2020年7月16日

美联储结束对回购市场10个月干预

美国央行在回购市场操作的规模本周降至零。此前它成功抑制了动荡的融资成本,后者本来可能导致整个金融体系陷入混乱。
2020年7月9日

争鸣:赤字替代与货币进化

胡月晓:赤字和赤字货币化,两者都不是洪水猛兽。为了货币和信用体系的正常运转,现代经济体系需要赤字和保持相当的赤字规模。
2020年6月30日

FT社评:新兴市场也可以使用量化宽松

没必要将新兴市场使用量化宽松视为一种禁忌。已建立国内资本池、树立对货币和财政当局信心的新兴市场,都可以尝试这种手段。
2020年6月18日

FT社评:市场这波反弹根基不牢

股票等高风险资产近期出现反弹,既可能是因为投资者对经济复苏力度感到乐观,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到什么别的资产好投。
2020年6月10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中的选择

程实、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时冲击全球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大背景下,为避免经济陷入“债务-通缩”恶性循环,非常之时须有非常之举。
2020年5月20日

主流经济学vs现代货币理论:谁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为主流经济学存在重大缺陷,才给了MMT挑战机会,然而MMT对理解重要问题同样存在偏差。要解决世界经济难题,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2020年5月19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实属无奈之举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开启QE应对危机的背景下,财政赤字货币化是无奈之举,不应被当成常态化政策而反对,更不应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疫情之下美联储维持极低利率

美国央行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0至0.25%,没有出台任何新的重大货币政策行动或指引,但承诺在必要时采取更多举措。
2020年4月30日

提高货币积极性:“定向降准+反向降息”,是否可行?

胡月晓:维持货币中性前提下,入额降低融资成本?“定向降准+反向降息”组合模式,将能更有效提升货币乘数;未来6个月内,或许只有降息。
2020年4月21日

中国降低基准贷款利率以刺激经济

中国将一年期LPR下调0.2个百分点,至3.85%,此举在市场意料之中,其目的是支撑40余年来首次出现收缩的经济。
2020年4月20日

中国将MLF利率降至创纪录低点

中国央行将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下调0.2个百分点,至2.95%,为该利率自2014年推出以来的最低水平。
2020年4月15日

FT社评:美联储的激进措施给未来埋下隐患

美联储的激进措施稳定了金融体系,但将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风险社会化给未来埋下隐患,未来挑战是如何恢复到正常政策。
2020年4月10日

千金能买“牛回头”?

周茂华:全球主要经济体先后推出财政、货币刺激方案,但全球股市未能摆脱颓势,为何这些举措难以激发市场风险偏好?股市何时触底企稳?
2020年4月8日

疫情下半场,中国功夫应在抗疫之外

陈歆磊:在中国,疫情的大规模传播已经得到明显抑制,在外防输入之余,如何有效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已成为当务之急,中国又该如何做呢?
2020年4月3日

新兴市场央行求助于量化宽松

疫情当头,发展中国家的央行纷纷把政策推向几周前还无法想象的极端,开始在二级市场购买政府和私营部门债券。
2020年4月1日

中国央行下调7天逆回购利率

中国央行将用来管理短期流动性的7天逆回购利率下调0.2个百分点,至2.2%,还通过7天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注入约70亿美元资金。
2020年3月30日

书评:《极端不确定性》

桑德布:本书作者一个是英国央行前行长,另一个是FT前专栏作家,他们对处理不确定性的标准方法感到不爽。但他们提出的替代方法行得通吗?
2020年3月30日

知情人士:中国央行讨论下调银行存款利率

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央行正在讨论下调银行存款利率,此举旨在保护银行利润,鼓励其帮助刺激经济复苏。
2020年3月25日

美联储何必匆匆降息

胡月晓:降息后市场没能扭转颓势,不仅缘于疫情严重性超预期,更重要的是美联储的行为,已严重扭转了它一贯的市场形象和自我宣称的政策目标。
2020年3月17日

日本央行宣布扩大资产购买

日本央行表示,将把ETF年购买量从此前的6万亿日元增至12万亿日元。而市场原本预计,该年购买量将仅会增加3万亿日元。
2020年3月16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