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违约

中国债券投资者与违约企业的艰难斗争

中国企业债券违约增多,投资者追偿越来越难。中国制定了法律,在借款人无法偿还债务时保护投资者,但执行情况不尽如人意。
2020年1月13日

中国企业违约飙升至创纪录的186亿美元

今年,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
2019年12月26日

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可能发生违约“连锁反应”

中国央行顾问马骏警告,在全国上万个平台类机构中,只要几个公开违约,就可能导致连锁反应形成“扎堆”。
2019年12月19日

中国企业违约增加 催生秃鹫基金

中国公司债券违约率上升,带来一个规模可观的垃圾债券市场以及一批新的秃鹫基金。但这些基金要赚钱并不容易。
2019年12月19日

中国民企违约考验政府纾困意愿

在经济增长减速及流动性紧缩的情况下,工业企业密集的山东省成为企业违约高发区,而中国政府给予的支持似乎在减弱。
2019年12月18日

中国出现20年来最大宗的国企美元债违约

天津物产集团迫使投资者承担一只美元债券的损失,标志中国政府处理国企违约方式出现根本转变,并引发对违约潮的担忧。
2019年12月13日

中国对私营企业的救助未能阻止违约

资料显示国有金融机构已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逾1600亿元的贷款,但部分企业接受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
2019年12月6日

中国地方政府违约激增令承包商损失惨重

今年头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分析人士警告政府失信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
2019年11月12日

中国整顿资管放贷引发企业违约

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曾是影子金融的中心。但经过数年充裕的信贷和宽松的再融资之后,环境已发生变化。
2019年8月26日

风险的成长、适应与共生

胡月晓:中国经济转型时期,“散点式”违约将成常态,但随着越来越多产业进入成熟期后期,违约现象将减少。
2019年8月21日

中国信托公司罕见披露违约情况

安信信托违约事件近来引起关注。因该公司是上市公司、必须公开披露违约情况,这为人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来了解该行业风险水平。
2019年6月26日

分析:青海省投资集团债券违约

据报道,青海省投资集团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在岸债券本息。
2019年2月27日

中国可能迎来又一波公司债券违约

中国民企今年在国内债券市场的日子可能会更艰难,因巨额人民币债券即将到期,与此同时投资者风险偏好降低。
2019年1月21日

惠誉:2018年中国公司债违约创纪录

惠誉数据显示,去年45家中国企业的117只债券违约,本金总额达1105亿元人民币,违约发行人数和违约本金金额均创新高。
2019年1月21日

海航3亿元人民币信托借款违约

海航创新未能如期偿还向湖南信托申请的3亿元人民币信托贷款,后者表示将申请冻结海航资产。
2018年9月13日

中国外逃对冲基金经理被押解回国

上海阜兴金融控股董事长朱一栋在银行贷款违约,并拖欠对投资者付款后逃往境外。中国证券监管机构7月裁定他有市场操纵行为。
2018年8月31日

海航偿还上周五到期债券的10亿元人民币本金

海航本应在上周五偿还这笔债券的本息,但其表示因银行转账问题而未能如期偿付本金。这只债务是在去年海航的紧张时期发行的。
2018年8月27日

中国媒体报道称新疆六师国资债券即将兑付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六师国资已将应兑付的本息全额划转至上海清算所。这笔5亿元人民币的债券本应于本周一偿付。
2018年8月15日

P2P投资者到北京抗议示威受阻

大量警力周一封锁北京金融街地区,以阻止P2P平台危机引发的抗议活动。此举突显出政府担心针对金融监管机构的群体性愤怒。
2018年8月7日

违约风险给中国债券热蒙上阴影

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内债券受到了国际投资者的欢迎。但企业违约激增和人民币汇率下跌引发了对资本流入可持续性的质疑。
2018年6月28日

A股大跌,经济凛冬将至

徐瑾:贸易战重起波澜之际,A股再现千股跌停。从基本面来看,与宏观经济、金融市场或国际冲突,都有牵连。
2018年6月20日

IMF将向阿根廷提供500亿美元救援贷款

IMF将通过500亿美元、期限为3年的备用安排(SBA)来救援阿根廷。这个数额远高于市场预测,让当地媒体感到惊讶。
2018年6月8日

标普宣布委内瑞拉正式违约

委内瑞拉未能在30天的宽限期内偿还两笔债券的票息,标普因此将该国的长期外币主权信用评级从CC级下调至SD级。
2017年11月14日

短线观点:违约风险降低提振中国股票

近年来中国主权债券的CDS息差成了香港股市行情可靠指标。目前CDS息差较低,让投资者觉得可以放心买入中国股票。
2017年9月27日

前海人寿:不恢复新产品申报或造成大规模违约

前海人寿向中国保监会发信要求恢复新产品申报,并警告称若不解除发行新产品的禁令,则可能出现大规模违约,造成社会动荡。
2017年5月18日

Lex专栏:有比没有好的中国式违约

在中国,缺少违约案例并不代表企业财务状况良好,而是说明处理失败企业的程序不完善。如今这种状况正在改变。
2017年2月3日

下一个会是谁?

金奇:今年以来中国公司债券违约主要发生在国有部门。哪些公司将被债务缠身的地方政府放弃?哪些公司有望得救?
2016年9月23日

中国债券适宜投资吗?

金奇:中国国债收益率让发达世界的负收益率债券黯然失色,那么,买一些中国企业部门发行的债券如何呢?
2016年8月1日

分析:中城建控股向央行求救说明了什么?

这家已经私有化的原中国国企致函中国央行,请求明确担保,突显隐性担保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哪些公司能够获得融资,以什么价格获得融资。
2016年5月16日

“金融创新”不能克服信贷周期

FT专栏作家加普:将高科技融入金融的金融科技理应比银行更聪明、效率更高。但随着金融条件收紧,该行业很快暴露出脆弱性,而古老的银行业展现出价值。
2016年5月13日

中国债务周期:勇敢者的游戏

FT首席国际金融记者桑晓霓:随着中国信贷总规模再次加大、公司债券违约案例增加,一个新的不良债务周期正在开启。但已经有大胆的外国投资者开始考虑“危机中的机遇”。然而,这些机遇会不会向局外人开放仍是一个问题。
2016年5月12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