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至庄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邹至庄

我的香港访问

邹至庄:太平洋战争结束后,我家从澳门搬回广州。1948年,我在广州岭南大学读完一年级,便往美国留学。我对香港十分留念。
2019年6月10日

如何分析中国经济转型?

邹至庄:十多年来笔者在报纸上写文章介绍和分析中国和世界经济发展趋向;中国经济转型背后的动力是什么?历史因素是什么?
2017年6月22日

如何研究中国经济与在中国做经济研究?

邹至庄:我认为,在中国研究经济,也会受到中国环境的影响。中国的环境包括30多年来中国的快速经济发展。
2016年11月7日

市场经济如何获取发展动力?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有赖于让企业家有机会引进或创造新的技术,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下生产和谋利。政府的责任是建立适于经济增长的环境。
2015年3月24日

我的老师米尔顿•弗里德曼(二)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弗里德曼发现,外生货币供应量的变化对总产出影响及时而短暂,对物价影响迟缓而长久。他自信地表示,“我的理论在中国将是对的。”
2013年7月3日

我的老师米尔顿•弗里德曼(一)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当弗里德曼进教室上第一课时,他显示了经济理论能解释现实的经济现象,他认为,只有当一个假说或理论能被用来预测未来的数据时,人们才能对它有信心。
2013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