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高考

中国新鲜事:中外合作大学

Tamie Chen:中外合作大学是这两年的新生事物。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详解中外合作大学的机遇与挑战。
2019年8月27日

再议志愿:学生如何具备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职业

徐海娜: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2019年6月17日

读者有话说:时代下的高考困局

读者不二:高考已经基本完成了为国家选拔人才的使命,现在的高考更像给大家提供跨越阶级的一道门槛,但是这道门槛对农村和小县城的人来说,越来越难跨越。
2019年6月17日

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意愿到底重不重要?

徐海娜: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2019年6月13日

《人生七年》的启示

魏城:中国高考日前夕,英国播放了《人生七年》的最新一集。这套历时半个多世纪的系列纪录片能给中国考生提供什么启示呢?
2019年6月7日

深圳高考移民背后的中产价值观笑话

刘远举:不管是高考公平问题,还是加班问题,只能看到中国人通过跑赢同伴实现自救,看不到协同一致的公共态度。
2019年5月15日

维护公立教育的公共价值

岳源:公立教育要为绝大多数人提供保底的机会,不能剥夺所谓“道德败坏”和违法犯罪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2018年11月22日

中国高校招生如何不平等?

傅亦沁:中国高校招生的地域性不平等已不是新闻。我们以清华大学的就读人数为例,探索问题的症结。
2018年6月8日

考试是学习管理失败的最佳方式

楼夷:在所有关于高考的说法里,最大的谎言是:“考完试就结束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实际上,考完试,你的人生中最懵懂最不用负责任的阶段就结束了。
2018年6月6日

回忆四十年前的那次高考

孙贤和:今年是中国恢复高考40周年。1977年,没读过高中的我参加了那次空前绝后的高考,从此改变人生。
2017年12月14日

浙江新高考改革的问题是否会演变成全国性危机?

陈振铎:浙江的新高考方案导致很多对物理有兴趣的普通考生不敢选考物理。该方案若仓促推向全国,是否会演变成一场危机?
2017年9月30日

高考:一场“投名状”

周健:某种意义上讲,高考就是未来社会资源分配权的竞争。既然是为利益分配而考试,就必然会导致应试教育的出现。
2017年6月9日

高考作文,还是政治考验?

老愚:碰到检验政治正确与否的题目,驯顺而势利的孩子,一定有如鱼得水之感,忠诚于自己内心的孩子则面对磨难。
2017年6月8日

中国学校为何向西方学习创造力教育?

韦斯特-奈茨:近年中国教育在西方越来越受到推崇,而中国自己却正在向西方学习如何培养学生的创造力。
2017年2月24日

嘲笑毛坦厂中学的傲慢与冷漠

曾于里:人们应该看到毛坦厂中学怪相背后的社会根源与制度根源,不应以“不怪制度怪个人”的方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2016年6月21日

高考:录取率越“平衡”越失衡

万喆: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教育资源配置非均衡会恶化阶层差距,加剧不平等。什么造成了不均衡?是招生制度?是教育基础?还是招生制度与教育基础的脱节?
2016年6月12日

数据:京沪名校高考招生偏爱本地生?

大批中国考生即将走向高考考场。长期以来,外省考生和家长普遍质疑,京沪名校在高考招生上对本地学生有所保护。这些质疑是否属实?通过数据,我们带你解读。
2016年6月3日

高考招生计划调整引发中国民众抗议

因对高等教育机会不公感到不满,江苏、湖北、河南、河北的考生家长相继举行了抗议
2016年5月24日

高考招生:资源稀缺下如何尽量公平?

陈振铎:教育没有绝对的公平,不公平在任何一个时代和国家都会存在。制定政策、分配资源的公共部门,能否让公民看到消除这种不公平的努力,缓解各种潜在的社会不公心理,是尽量防止引起大范围冲突的关键。
2016年5月15日

继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第一次高考失利,他鼓励我接着再考,而且遵从我的意愿,让我改学文科。他劝我的话我至今记着:人家都说文科惹事,你可要小心。
2016年3月3日

变了味的中国高考

FT中文网撰稿人白天:大学文凭,随着中国大学教育含金量的降低,早已不再是决定命运的转折点。但考生辛苦的程度却丝毫没有减弱。
2015年7月21日

中国“猫爸”软实力悄然超“虎妈”

中国“虎妈”闻名世界,当然世界各国的父母在养育第一个孩子时都有这种倾向,但似乎80后的中国父母已开始反思,并意识到对幼儿而言,早早开始填鸭式高考教育并不再是好主意。
2015年6月10日

高考1980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力奋:中国的高考怕是世界上最大的考场。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熬过了这个残酷的成人礼。如果晚生三十年,真不知如何面对考场与成功学的重压。
2015年6月8日

我的中学时代(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高中每年都有人发疯,有的突然撕碎了课本,眼睛直直地盯着班主任;有的愤然跳河……闲谈间慨叹几声,便又埋头做题,大家都在追赶那个叫“成功”的东西。
2015年5月28日

中国民众不认同本国教育体制

中国专家认为现行体制仅仅强调知识教育,没有育人的部分……中国其实正在学习西方的教育体制。
2013年12月4日

“异地高考”难题求解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刘远举:教育资源的平权,贫富分化的解决,乃至进一步的政治体制改革,实质上都是“改革必须继续下去”问题不同侧面的反映。
2012年12月28日

媒体札记:高考焦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过去两天里,“后高考话题”持续高温,迟到被拒、“暴力护考”等发生在考场内外的故事被人们反复咀嚼,仿佛应试的不只是那些孩子。
2012年6月11日

中国高考改革呼之欲出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王之缈:中小学生沉重的课业负担和心理压力,说明中国的基础教育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而教育改革的核心正是高考制度。
2010年3月18日

当我“踩线”被北大录取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林艺舟:高考是个性向“一致”的又一次妥协。在这场考试中,有多少个人的闪光点被掩盖了?又有多少无奈?
2009年9月9日

高考“独木桥”怎么改?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为FT中文网撰稿:政府要真正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积极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完善教育投入的稳定增长机制。
2009年9月9日

中国高考制需要改革

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陶然:我为高考“平行志愿录取”叫好,但更期望中国推行“平行录取”,实现高校间的良性竞争。
2009年7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