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Lex专栏:加息时代来临?

以色列等国已经开始加息,但人们普遍认为,受危机影响较大国家的央行将倾向于在更长时期内实施低利率政策。
2009年8月25日

98度还是102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今日中国财经界在发生一场大争论,宏观判断的模糊,以及政策摇摆,将让很多人不知所措,下半年经济走势充满诡异的气息。
2009年8月25日

确保美联储独立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院长哈伯德、哈佛法学院教授斯科特、布鲁金斯学会主席桑顿:美联储的纾困行动,增加了自身风险,并损害了其独立性。
2009年8月25日

全球面临双底型经济衰退

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鲁比尼:目前,全球经济开始从衰退中见底回升。然而,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在几年内都将疲弱乏力,低于趋势水平。
2009年8月25日

必须尽早监管银行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格夫:有人认为,只要美国政府救了雷曼,我们就不会损失如此惨重。因此,加强金融监管实无必要。这种想法十分危险。
2009年8月24日

什么是创新之母?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研究显示,创新过程变得更加复杂。在创新舞台上,首先登场的是孤军奋战的发明家。随着科技进步,创新日益变得工业化。
2009年8月24日

世界将难以依赖美国需求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伯格斯滕和研究员萨勃拉曼尼亚:奥巴马政府暗示,美国将不再担当全球最终消费国和进口国的角色,并决意成为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
2009年8月24日

短线观点:中国“不宣而战”?

中国正缓慢执行退出美元的战略,以免引发一场殃及自身的美元抛售灾难
2009年8月21日

中国股市与经济无关?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暴跌4.3%,接着暴涨4.5%,像坐过山车一样的惊险刺激。看上去像一个政府坐庄的赌场,中国股市难道真与经济无关么?
2009年8月21日

如何为竞选募捐?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朋友要参加印度选举,我们想通过普通民众捐款的方式募集竞选资金。问题是,该向捐款人暗示捐多少钱吗?——读者戈拉弗
2009年8月21日

必须披露复杂证券公允价值

哈佛商学院教授卡普兰、默顿及沃顿商学院教授理查德:利用公允价值来计量复杂证券,有利于金融机构、监管者和其它市场参与者做出正确的决策。
2009年8月21日

中国应向美国提出经济要求

原上海社会科学院学者孔保罗:“来而不往非礼也”。在美国“频频出招”的同时,中国是否也应该向美国提出合理而具体的经济要求呢?
2009年8月21日

衰退影响求职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最近,斯坦福商学院一项研究显示,斯坦福1988届MBA毕业生的收入多年来都维持在较低水平。原因何在?
2009年8月20日

中国股市为何下跌?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仅仅两周时间,上证指数就从高点下跌20%。背后有什么原因?多数看法是货币政策转向,流行说法似乎不足以解释市场表现。
2009年8月20日

别让冰岛重蹈德国覆辙

美国密苏里大学经济学教授哈德森:在债台高筑的冰岛和拉脱维亚,人们的怨恨情绪与日俱增,公众要求政府将债务负担限制在一个合理的偿付能力之内。
2009年8月20日

经济学家并非预言家

FT专栏作家布里坦:金融危机表明,经济学家并不具备及时识别转折点和系统性失灵的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本身是毫无价值的。
2009年8月19日

必须监管全球经济

美国财政部前副部长亚当斯、IMF执行董事萨顿:经济危机让人们对IMF的角色质疑。那么,我们如何让IMF转型,让它成为国际社会应对全球危机最重要的工具?
2009年8月19日

农村改革的未竟之业

MIT斯隆商学院教授黄亚生:中国经济转型的成功得益于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改革。进入90年代后,城市逐渐取代农村成为中国发展战略的核心。然而,农村地区的发展还相当滞后。
2009年8月18日

奥巴马医改正步入歧途

FT专栏作家克鲁克:尽管奥巴马极力推销其医改计划,但他的方案却在美国国内遭到强烈反对。奥巴马的错误在于,向美国人承诺他们可在医改中“吃到免费午餐”。
2009年8月18日

慎思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时机

芝加哥大学教授克鲁斯内尔:摆脱金融危机就像摆脱尴尬的社交聚会一样:适宜地退出非常重要。各国央行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做到避免通缩、提供货币融通以恢复经济增长,同时不引发严重通胀。
2009年8月18日

被颠覆的全球化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本轮金融动荡粉碎了之前对于21世纪银行业的众多假定,而随着信心渐渐枯竭,商界领袖们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自己对全球化的依赖呢?
2009年8月18日

阿波罗登月的启发

FT专栏作家提姆•哈福德:40年前,阿波罗11号登上月球。既然人类40年能登月,为什么至今仍未找到疟疾和艾滋病病毒疫苗?
2009年8月17日

谁上班?谁放假?

今年的圣诞节和新年之间有3个工作日,没人愿意那几天上班,但我所在的公司却要求至少50%的员工在岗。该如何决定谁上班、谁放假呢?
2009年8月14日

到底脱钩还是没脱钩?

Pimco首席执行官埃尔-埃利安:由“脱钩”到“再挂钩”再到“脱钩”,这一过程既突显出市场共识的脆弱,又反映出全球经济的易变性。
2009年8月14日

短线观点:中国挤泡沫

中国正试图在引发资产价格泡沫之前收手,以避免泡沫突然破裂的严重后果。如果股市、房市上涨到此为止,那将再好不过。
2009年8月13日

重建经济学

英国华威大学荣誉教授斯基德尔斯基:本轮经济危机让经济学颜面尽失,它一向标谤具有可预测性,却无人预见到这场危机。现在,经济学家该干什么?
2009年8月13日

经济回暖 政策两难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中国公布7月经济运行数据。喜忧参半的数字,突现了中国宏观政策进退两难的局面。市场关注的是,宽松的宏观政策是否需要调整?
2009年8月13日

欧美印钞后果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目前,欧洲和美国央行向货币市场注入了数额惊人的资金,但银行业管道即使没有破裂,也出现了严重堵塞。
2009年8月12日

小银行不是出路

德意志银行CEO阿克曼:金融危机爆发已有两年,有些人提议,应将全球大型银行降级为由独立公司组成的国内业务控股公司,这可不是正确的解决办法。
2009年8月11日

Lex专栏:上山容易下山难?

面对资产泡沫和低效贷款,中国正叫停信贷增长。可以采取的措施包括控制房地产贷款等,但更为传统的货币收紧眼下则太过激进。
2009年8月11日

尴尬的中国外汇储备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 中国累积约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错误之举。如果中国想保证其美元资产安全,就必须促进全球收支平衡。如果中国希望巨额顺差并累积大量金融债权,就应预料违约的出现。
2009年8月17日
|‹上一页‹‹2472482492502512522532542552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