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小银行不是出路

德意志银行CEO阿克曼:金融危机爆发已有两年,有些人提议,应将全球大型银行降级为由独立公司组成的国内业务控股公司,这可不是正确的解决办法。
2009年8月11日

Lex专栏:中钢协的困境

在成员企业忙着与供应商私下达成协议时,表面上代表了全球近半数铁矿石买家的中钢协,正迅速失去其存在的意义。
2009年8月11日

自制烤面包机

FT专栏作家哈福德:英国一位研究生思伟茨决定自制烤面包机,没想到困难重重,被迫采取种种折衷办法。这令人联想到我们所处世界的复杂性。
2009年8月10日

让“海龟”回国并非易事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中国政府推出“千人计划”,以吸引海外人才。然而,一旦他们在国外久住,特别是有了子女后,回国似乎与出国一样难。
2009年8月10日

必须为中国经济减速做好准备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未来几年,美国负债水平将下降,消费增速会远低于经济增速。如果中国因美国消费增长而受益,中国也可能因美国储蓄率上升而受损。
2009年8月10日

短线观点:英国央行意欲何为?

英国央行宣布再度回购500亿英镑长期英国国债。不论理由何在,其含义都不太美妙。
2009年8月7日

老婆要取消性生活

我太太希望我去做输精管结扎手术,并强烈暗示我,如果我不照办,她将取消所有的性生活。假如她能给我更多正面的激励,难道结果不是会更好吗?
2009年8月7日

短线观点:为何这次美国就业数据值得关注

美国明日公布的非农就业数据可能影响房价,也与消费者信心密切相关。
2009年8月6日

亚洲须当心资产泡沫

汇丰亚洲高级经济学家纽曼:亚洲资产市场流动性充裕,有生成泡沫的风险。假如继续追随美联储实行低利率,将会吹大泡沫。
2009年8月6日

经济风暴冲击波罗的海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走出谷底之际,波罗的海三国的经济萎缩令人震惊。作为与俄罗斯接壤的欧盟前沿地区,这里的危机事关重大。
2009年8月6日

美国人节俭了

英国独立策略公司总裁罗奇:任凭奥巴马政府尽最大努力重燃信贷繁荣,美国消费者仍将“罢工”,在收入下降或停滞时期增加储蓄,这就是为什么不会出现V型复苏。
2009年8月5日

让我们习惯复苏

巴克莱资本资产配置策略主管蒂姆•邦德:亚洲经济明显强劲复苏,产出、就业和需求都走上V型复苏轨道,同时区域性工业生产迅速反弹至此前高点之上。
2009年8月5日

短线观点:似曾相识的市场走势

受到了最新经济数据的支撑,全球股市呈现一片繁荣景象。但我们仍有理由感到不安,因为风险资产市场的反弹与去年危机爆发前的市场行为极其相似。
2009年8月4日

西方看不懂中国式增长

FT投资编辑奥瑟兹:许多西方观察者不愿相信中国一些经济数据,这或许是他们无法理解中国的行事方式。贷款飙升,令怀疑论者断言,中国正在重蹈美国让廉价资金导致信贷泡沫的覆辙。
2009年8月4日

印度不如让中国先富起来

印度政府前首席经济顾问阿查里雅:对全球经济社会而言,中国和印度相继(而非同时)崛起更好应付;若中印经济同时开始起飞,可能给国际经济秩序带来危险。
2009年8月4日

加快引进“碳价格”

FT专栏作家提姆•哈福德:碳足迹研究的是在某一产品的生产、消费和处理过程中,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完全在于细节问题。政府有必要参与到这一过程中来,但引进某种碳价格机制更有效。
2009年8月3日

女孩要美貌还是要学识?

我的15岁女儿不愿努力学习,把时间都花在穿着打扮上,只为了与她那个讨人喜欢的有钱男友约会。她还说,花在美甲和染发上的钱是投资。
2009年7月31日

减少全球贫困要靠本地企业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院长哈伯德:联合国当前的援助体制未能解决全球贫困问题。正确的做法是效仿昔日的马歇尔计划,为当地企业提供支持。
2009年7月31日

美中对话 谁占上风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奥巴马上任后,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升级为战略与经济对话。一个“与”字,突显美国对中国的重视。然而,在此轮美中对话中,经济危机的因素明显让中国占了上风。
2009年7月31日

中国去俄罗斯“后花园”

原欧安组织驻摩尔多瓦大使奥尼尔:在摩尔多瓦选举前夕,中国向这个贫瘠的前苏联共和国提供10亿美元贷款,此举在挑战美俄之余,也关系到保持中国经济增长。
2009年7月30日

我开始担心中国经济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与多数经济学家不一样,我一向坚定地看好中国经济,现在我却担忧了。从表面上看,中国似乎在引领世界从衰退走向复苏。但从深层看呢?
2009年7月30日

东西方在气候变化中对峙

FT专栏作家拉赫曼: 印度和中国指出,大气中二氧化碳,绝大部分是西方国家排放。美欧凭什么保持现有能源消耗?
2009年7月30日

投资者患上“亏损”综合症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高盛调查显示,90%接受调查的银行客户都对未来感到担忧,但担忧通胀和担忧通缩的人几乎一样多,几乎没有人持中立态度。
2009年7月29日

如何解决金融系统风险

FT专栏作家约翰•凯:我们应该向阿波罗项目和设计电视机的人学习,在金融体系中运用模块设计理论。在商业领域,模块化意味着,不同的活动要通过不同的企业工具完成。
2009年7月29日

如何拴住金融巨兽

FT专栏作家约翰•加普:监管机构正在设法解决某些金融机构“太大而不能倒闭”的问题,我要是银行家,肯定会对他们装模装样、方向错误的努力窃笑不已。
2009年7月28日

如何对付“动物精神”?

斯隆管理学院教授罗闻全:市场为何失灵?问题在于动物精神!所谓“理性”行为,是脑功能平衡的结果。如果均衡被打破,理智可能会被本能取代。
2009年7月27日

IMF给中国开药方

FT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推迟了三年之后,IMF终于拿出了一份对中国经济的年度评估。这显示了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与IMF关系正不断改善。那么,IMF给中国开了什么药方呢?
2009年7月27日

Lex专栏:亚洲经济复苏或为“昙花一现”

随着外部资本不断流入和经济增长预期的上调,亚洲新兴市场正重新活跃起来。但长期经济失衡问题仍未解决,风险大行其到的情况不会持续太久。
2009年7月24日

朋友分账为何自私?

你声称人们平摊餐馆用餐费用时,往往会占别人的便宜,点昂贵的菜。我对这种说法的正确性表示怀疑。朋友们难道不会更加互相体谅吗?
2009年7月24日

经济学家须正视群体狂热

鲁汶大学教授格劳威:宏观经济学家能估算个体理性行为者的举动,但无法推测群体的狂热。要让宏观经济学贴近现实,经济学家必须推测这种狂热。
2009年7月24日

Lex专栏:德国迟到的信贷紧缩

调查显示,有近一半的德国企业目前难以从银行获得资金。信贷枯竭将令德国中小企业面临比出口下降更大的打击。
2009年7月23日
|‹上一页‹‹24824925025125225325425525625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