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王军

创新者可以后天培养吗?

王军: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接触更多创新相关活动,如科技博物馆、科普讲座等,是后天培养创新者的有效途径。
2019年6月11日

当“加班”成为问题

王军:对加班说“不”的人是在捍卫法律赋予的权利,但在中国,争取劳动者权益的事业需要一个合适的社会氛围。
2019年4月22日

创新者是天生的吗?

王军:美国经济学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创新者的微观视角:创新者是些什么人、他们的家庭出身要紧吗等等。
2019年4月10日

悼念美国经济学家艾伦•克鲁格

王军:克鲁格始终关注美国经济社会领域热点问题,如就业、教育、环境、健康、收入分配、不平等、社会保险和反恐等。
2019年3月22日

从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反观中国高校招生

王军:美国司法机构对高校招生丑闻的介入,恰恰表明纠错机制也在起作用。借此反观中国,则有更长的路要走。
2019年3月15日

国际热搜词的中国联想

王军:Justice、Toxic、Single-Use这三个英语世界的热搜词,对于了解当今中国的社会现实同样具有启示意义。
2019年2月26日

中国高校学报:未来之路在何方?

王军:学报应遵从知识生产的一般规律。这其中,专业化尤为重要,而这也是未来中国高校学报改革的必由之路。
2018年12月21日

中国“政审”:问题出在哪儿?

王军:因为政审很难取得预期效果,故建议中国有关部门加快推进人事制度的改革,真正管好用好人,注重实效。
2018年11月23日

诺德豪斯:姗姗来迟的诺奖获得者

王军:经过一生努力,诺德豪斯开辟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竖立起一座学术山峰,赢得“气候变化经济学之父”的声誉。
2018年10月12日

“十一”前夕再议中国高速公路

王军:交通公路系统需要改革,思路是还原公路的公共物品属性,尤其要防止公路成为少数既得利益者的私家地盘。
2018年9月30日

电商法中的经营主体应该如何界定?

王军:立法者当尊重实践,相信市场的力量,切莫高估自己的认知和规则设计能力,避免用想当然的模式去改造商业,更不要为商业规划未来。
2018年7月26日

生命如何定价?

王军:中国高质量发展的过程,就是让人的生命越来越值钱的过程,对此经济学家维斯库斯倡导的理念可以给我们启示。
2018年6月6日

北大校长道歉启示录

王军:此事牵扯出两个更广泛的话题——中国如何建立一种道歉乃至引咎辞职的文化,面对社会舆论危机时如何公关。
2018年5月8日

回望2017年:“低端人口”和正派社会

王军:“美好生活”应该是能带给人们幸福的一种生活,也是彰显社会正义与公平、同时没有羞辱的一种生活。
2018年1月4日

诺贝尔奖与国家软实力

王军:诺奖是一国软实力的结晶。如果一国常年颗粒无收或偶尔获奖,它的科研体制和人才培养模式一定存在问题。
2017年10月30日

浙大“学术新规”:高校行政化的缩影

王军:无论是浙大的《办法》还是中国一些高校追求领导批阅的做法,都是行政权力的滥用,是对学术领地的粗暴入侵。
2017年9月21日

中国学术造假何时了?

王军:中国医学学术论文被国际期刊集中撤下,是国内学术乱象在境外的一次发作,根子出在中国自身的学术痼疾上。
2017年6月28日

中国接掌气候变化领导权就能解决国际合作困境吗?

王军:巴黎协定本质上是一种“自我执行”的合作,成败取决于各方自觉自愿,始终会受到“搭便车”问题困扰。
2017年6月7日

经济学家鲍莫尔的五彩学术

王军:经济学界应为有不久前去世的鲍莫尔这样的学者深感庆幸,因为有他的陪伴,问学之旅可以不再单调和乏味。
2017年5月24日

颜宁“出走”说明了什么?

王军:高校的行政化氛围正在影响、感染、同化越来越多的留学归国人员,他们要么拼命混官职,要么终日被杂事所扰。
2017年5月11日

中国式高校评估可以休矣

王军:与政府主导的其他检查类似,高校评估也充斥虚假成分,用“形式主义”和“走过场”来形容都有些轻描淡写。
2017年4月26日

观念创造繁荣,观念改变世界

王军:美国经济学家麦克洛斯基在新书中指出,让世界繁荣的力量既非资本积累也非制度法律,而是人们的观念或思想。
2017年3月22日

反腐靠什么:监察委员会还是司法机关?

王军洋:增强纪检监察系统的独立性不是终极药方。腐败根源是权力不受监督,与什么机构执掌权力并无必然关系。
2017年3月9日

回首2016:雾霾里的中国

王军:2016年中国社会紧张、不安和焦虑情绪集聚、蔓延、加剧,公民基本权利仍无法保障,社会正义伸张艰难。
2017年1月3日

行政化的高校贻害中国

王军:愈演愈烈的行政化束缚了中国高校手脚,限制其健康发展。高校俨然成为中国各项改革事业中最难啃的骨头。
2016年11月29日

职场上的三种境界

王军:人生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做了一份自己不喜欢、一直将就和应付的工作,这会惹出很多是非,自己还无法从中找到乐趣。
2016年8月9日

足球的悬念

王军:足球的魅力体现在悬念上。借助大规模场景,足球的胜负悬念在无数现场和电视机观众面前,被一一撩开。
2016年7月8日

科技创新需要自由的思想市场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经济的高度融合,意味着任何一国对信息的封锁均会损害全球经济,而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自己。
2016年6月14日

减少社会不平等,须先实现程序公正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中国的不平等更大程度上是程序不公和机会不等的结果,是法治不健全的产物,这是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在不平等原因方面的最大区别。
2016年5月17日

要命,还是要增长?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确保生命安全的增长是中国需要的模式,不仅因为它比其他提法更强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且因为这是一种长期、连贯和站得住脚的增长理念。
2016年4月26日

科学进步靠奖励还是葬礼?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一个科学真理的胜利,与其说靠的是说服它的对手们,让他们信服,不如说是因为它的反对者们都死了,同时熟悉新真理的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了。
2016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