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慢时代”的中国需要精英的担当

云南民族大学王恩学:中国精英需要再造,需要塑造大批以天下为己任的、有公共意识和责任的精英群体。传统的士大夫阶层或许无须重建,但传统的“士精神”却必须扎实培育。
2016年2月15日

中国雾霾遮掩下的真相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富裕国家真的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吗?或许它们只是将污染转嫁给了发展中国家。作为世界制造工厂的中国不大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重获清洁空气。
2016年2月15日

从经济学角度谈春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如果2016年中国央视春晚算是供给侧经济改革推出的产品,那它就是完全失败的尝试。从央视春晚能看出中国为什么会出现产能过剩。
2016年2月14日

重回1998东南亚金融危机现场

中国东方证券邵宇:亚洲金融危机中,对冲基金利用了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窝里斗,日元在其中起到了相当负面的作用,人民币则在区域内树立了威信。
2016年2月14日

中国需正确处理经济再平衡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黃育川:人们常常争论是否需要通过实施更多市场化改革来纠正中国金融市场的运作机制,但解决实体经济中的扭曲同样重要,正是这些扭曲让劳动力和资本得不到更有效的配置。
2016年2月14日

谁该为全球市场动荡负责?

从欧佩克到主权财富基金,从人民币到中国股市,从美联储到美国经济,就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当前市场动荡也有12个嫌疑人,最令人担忧的是,他们都对抛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6年2月14日

日本央行“负利率”政策能否奏效?

文文:无论“量化宽松”还是“负利率”,日本央行一直配合安倍经济学思路部署金融战略;但结构性的问题难以靠央行扭转局面,这已经超出了经济的范畴。
2016年2月14日

一场被误解的危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军:人民币波动引发中国经济政策对外沟通大讨论;沟通欠缺源自不熟悉中国决策体制,是沟通方式的差异所致,这一不适应难以都归咎于央行。
2016年2月10日

中国如何挤压信贷泡沫?

International eChem董事长霍奇斯:中国未来的重点不是“放水”而是供给侧改革。投资者最好密切关注中国借贷政策的新动向,以免大祸临头而不自知。
2016年2月6日

中国发展新潜力:缩小地区差异

汇丰高级经济顾问简世勋:在中国,贵州人均收入仅为天津的25%,中国地区之间的差异比发达经济体大得多。但这也意味着,只要拆除地区之间的人为边界,中国拥有比其他多数国家更快扩张的潜力。
2016年2月4日

熊彼特的中国药方

北溟: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核心可概括为“均衡的经济不发展,发展的经济不均衡”;借其理论视角,可以深刻地理解中国经济“行”和“不行”。
2016年2月4日

权利秩序:医疗领域的治道变革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医疗领域的治道变革是要把权力的秩序结构转变为权利的秩序结构,衍生出复杂的内生治理机制,让官僚无法干预,突显医生和经营者的作用。
2016年2月4日

如何应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周皓、张际: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引起的恐慌,主流经济学家提出哪三种政策建议?各有什么后果?利率扭曲操作为何可行?
2016年2月3日

中国为何不应实行资本管制?

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日本呼吁中国实行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这再一次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多么奇怪的时代。但是,资本管制可以给中国一些喘息空间的观点是错误的。管制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2016年2月3日

互联网改善性别不平等?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互联网交易淡化了性别差异,也许有助于两性平等。但互联网经营因更为隐蔽,更可能违反劳工标准,也可能造成对劳动的滥用和对女性的压榨。
2016年2月3日

中国如何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经济学家王小鲁:中国收入差距过大的局面一直没有根本改变,出路只能是综合性改革、多方面的体制改革,而不是调一调薪酬、改一改个税的税率就能解决问题的。
2016年2月2日

全球经济寒冬后,暖春还会远吗?

工银国际研究部程实:2016年的第一个月,全球各地都感受到不同于以往的寒冷,金融市场也不例外,汇率波动剧烈,股市普遍大跌,大宗商品萎靡加剧。
2016年2月1日

世界应该“戒掉”货币刺激之瘾

前世行行长佐利克:世界需要摆脱对非常规货币政策的依赖,实现私营部门主导的增长。美联储加息犹如吹响了号角,中国市场遭受重创则是一记警钟。
2016年2月1日

用大数据解决人才发现问题

中国人才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任王通讯:过去发现人才,一要大师推荐,二要同行评价,三要实践检验,这些方法都有局限,今天要用大数据发现人才。
2016年1月29日

不应高估中国对国际市场影响

高盛私人财富管理部莫萨瓦尔-拉赫马尼:中国GDP增速下降1%,对美国GDP增长的影响仅为0.1%。但如果市场反应过度,这一影响就有可能扩大到0.47%。
2016年1月29日

中国公司债违约风险升高

FT新兴市场编辑金奇:如今,中国公司债务的违约风险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据预计,今年中国企业的债券违约案例将大幅增加。
2016年1月29日

亚投行环境标准存在制度性风险?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编辑刘琴:亚投行官网上的一个环保文件引发众多环保组织热议,他们呼吁亚投行能够以更加透明公正的态度展开新一轮磋商。
2016年1月29日

中国推动美国走向金融洗牌

米卫凌:美国完全凭空造出了数万亿美元来支持美国经济,积累了万亿美国国债的中国感到陷入困境,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对冲美元风险?
2016年1月28日

人民币贬值五大弊端

麦格理证券经济学家胡伟俊:中国目前应保持汇率稳定,每一个百分点贬值都伴随着亿万市值消失;央行能够以不贬值向市场传达决心,央行可信度是最有力的武器。
2016年1月28日

谨慎执行是金融改革成败关键

中金公司梁红:中国资本市场虽经历动荡,金融改革仍取得实质进展,人民币加入SDR是去年主线;金融改革从长远来看有利于经济发展,但短期内或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2016年1月27日

亚洲金融危机对当下的三点启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香港遭受大规模冲击,为防止亚洲金融危机重演,中国作用至关重要,此时切勿采取一次性大幅贬值与资本管制的方式应对危机。
2016年1月26日

中国应对高杠杆:一场刚刚开始的战争

邓体顺、胡一凡:全球杠杆总量在金融危机后大幅上升,中国居高不下且仍在持续上升的债务使投资者忧虑。中国债务风险短期内可控,未来如何疏导?
2016年1月21日

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尚未开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需要审慎调整经济结构,让信贷助推的投资占GDP的比重下降,消费占GDP的比重上升。遗憾的是,中国急需的这种经济结构转型并没有发生,或者至少可以说发生得太慢了。
2016年1月21日

不要事事怪罪中国

美国耶鲁大学罗奇:不能低估中国的规模及其跨境关联性,但其全球影响却微弱得多。尽管中国金融改革遇到很大挫折,但经济转型取得了相当良好的进展。比起中国因素,各国央行退出量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更大。
2016年1月19日

2016:中国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除了熔断机制,更应反思公共政策制定如何得到有效讨论?链条总是最脆弱的一节破裂,股市风险只是引线,最大风险在于汇率。
2016年1月11日

俄罗斯干预汇率失败对中国有何启示?

德国商业银行周浩:干预是央行面对汇率波动的本能选择,俄罗斯曾大幅干预汇率;市场最大启示是提高风险管理意识,干预并非长久之计,中国企业也要改变不愿管理汇率风险的习惯。
2016年1月29日
|‹上一页‹‹24824925025125225325425525625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