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能源

新探明石油储量降至逾60年来最低水平

或预示从本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石油供给将会减少
2016年5月9日

中国独立炼油厂参与全球石油交易

这些去年获得首批进口许可证的“茶壶”炼油厂,正寻求绕过中间商直接参与国际采购
2016年5月4日

中国亟需解决煤电业产能过剩难题

华北电力大学袁家海:建议中国在“十三五”期间全部冻结核准新建煤电项目,红色预警省份的煤电项目全部缓建,以电力体制改革和市场化来治本。
2016年4月29日

沙特改革无法绕过教权

FT国际事务编辑加德纳:沙特王室与伊本•阿卜杜勒•瓦哈卜家族缔结的历史性条约,是穆罕默德王子改革计划面临的最大的障碍。此条约不改变,改革计划很难取得成功。
2016年4月29日

李嘉诚向加拿大赫斯基能源注资13亿美元

分析师认为,香港首富通过旗下长江基建和电能实业所购入的资产并不贵
2016年4月27日

Lex专栏:多哈冻产谈判失败之后

欧佩克各国石油部长的多哈谈判未能达成石油产量冻结协议,油价和股价随之双双下跌。与低油价伴随的信用违约的增多,让为能源业提供贷款的银行焦虑不安。
2016年4月19日

多哈谈判未能达成石油产量冻结协议

沙特和伊朗之间的僵局持续恶化,可能触发油价新一轮跌势
2016年4月18日

中国应遏制不必要的燃煤电厂建设

绿色和平组织Lauri Myllyvirta:尽管中国对燃煤电厂的需求已达到峰值,然而在能源监管和资本分配双失灵的前提下,对燃煤电厂的投资仍然被推入高位。
2016年3月30日

美国石油开采商如履薄冰

尼尔•吉森斯、张钰函:国际原油供给-需求再平衡的缓慢进程,将导致油价在今年剩下的日子里处于每桶50美元以下。美国石油开采商的财务状况令人担忧。
2016年3月21日

报告:2015年全球能源相关排放持平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可能比原来想象的更快奏效
2016年3月16日

沙特鼓励美企投资以降低对油价依赖

沙特官员在与美国企业高管接触,欲借外国投资改善经济提振就业
2016年2月29日

从美国页岩油成本看油价走势

中债资信评估公司黎轲:此轮油价下跌是三大因素合力结果,技术进步是美国页岩油成本下降主要原因;今年油价难有起色, 27-42美元为OPEC对油价的合意运行区间。
2016年2月29日

低油价是经济增长的福音吗?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目前的低油价未必会带来期待的经济刺激效果,因为美国消费者把省下的钱用来偿还债务,而俄罗斯、沙特则在大幅削减投资及公共支出。
2016年2月29日

中国核电“大棋局”

中国正在大力发展核电,每隔几个月就有一座反应堆开工建设。中国还希望输出核电站建设专长,最终出口反应堆设计。中国还在海外发现了空前的商机。
2016年2月19日

FT社评:油价只会有限反弹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冻结协议不会缓解石油供应过剩的局面,油价即使反弹,幅度也是有限的。总体上看,低油价对经济增长是一种刺激。
2016年2月19日

石油市场“硝烟”浓

IHS副董事长尤金: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正对石油市场狂轰滥炸,而油价似乎无处可藏。被解除制裁的伊朗石油重返一个供过于求的市场,将带来新一波炮火。
2016年1月22日

切断ISIS的经济命脉

英国能源专家巴特勒:空袭改变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的游戏规则,使ISIS依靠石油获得收入的商业模式不再可行。但ISIS未被击溃,它仍构成严重威胁。
2016年1月19日

国际油价跌破每桶28美元

市场担心,对伊朗制裁解除后全球市场供应过剩状况会加剧
2016年1月18日

沙特准备打低油价“持久战”

欧佩克最大产油国宣布的预算显示,它将想方设法压低财政赤字
2015年12月30日

沙特出台提高汽油价格等紧缩措施

为争夺市场份额全力开采石油,使这个海湾产油国财政紧张
2015年12月29日

油价暴跌把能源企业逼上绝路

不少企业面临清盘,债权人将得不到偿付,而只能分到变卖资产所得的一部分
2015年12月28日

成品油价折射中国经济难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发改委不下调油价,给了大众当头一棒。在这一决定的背后,折射出经济下行、债务风险、税费改革等一系列难题。
2015年12月28日

能源存储不再遥不可及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巴特勒: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一些能源存储技术有望在5年内具备经济可行性,取代一部分传统的能源选项。
2015年12月28日

国际油价跌至11年来最低

布伦特基准原油跌至每桶36.17美元,是2004年以来的最低价
2015年12月21日

油价跌至七年低点 接近金融危机最低水平

市场人士称,“空气中再次嗅到恐慌味道,今年将以不安基调结束”
2015年12月15日

数据:中国降低对OPEC原油依赖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中国的国际能源布局正日趋多元。数据显示,近年中国从欧佩克国家的石油进口大幅下降,转而向俄罗斯和巴西敞开大门。
2015年12月10日

廉价石油僵局说明了什么?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石油价格为何下跌?是暂时现象,还是全球石油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如果是后者,又会对世界经济、地缘政治以及气候变化产生何种影响?
2015年12月10日

受油价拖累 海湾国家主权基金掀起赎回潮

油价崩盘后产油国纷纷陷入财政紧张,唯有寄望从主权财富基金获得现金流
2015年12月7日

准确理解中国的煤炭消费

齐晔、邬桐:中国煤炭消耗虽在减少,但仍将在今后十年内作为一种主要的能源来源。我们应将这些挑战与已实现的进步对比来看,并将其置于当前大环境下分析。
2015年12月3日

Lex专栏:中石油改革的正确方向

中石油进行的资产重组将不会带来根本性改变。没理由将中石油的管道网络与上游石油和天然气业务捆绑,全部出售给第三方,减少国家控制,才是正确的做法。
2015年11月27日

煤炭行业遭遇寒冬

受天然气冲击及化石燃料撤资运动影响,全球煤炭价格和煤炭矿业公司股价出现显著下降。中国也因经济减速和增长模式转变放缓对煤炭的需求。
2015年11月16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