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bat

人工智能,应该有道德么?

徐瑾:科幻电影场景正在变为现实,人类社会准备好了么?从数据的隐私安全到个人的职业保障再到阶层的重组,都在接近转折点。我们并非手握答案,提出关键问题是第一步。
2019年6月26日

腾讯无意放慢投资步伐

分析人士认为,腾讯的投资努力受到多重战略因素的支撑,腾讯高管也带有“交易基因”。
2019年3月13日

中国科技巨头与官方关系降温

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对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的支持正在减弱。尽管这些巨头努力与国家目标保持一致,但它们被视为变得太大了。
2018年12月20日

游戏发布遇阻致腾讯利润下滑

这家中国科技巨擘报告净利润罕见下滑,其游戏业务受到监管改革影响。这些改革实际上冻结了新游戏牌照发放。
2018年8月16日

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外卖大战

外卖行业主导地位的争夺最终在阿里和腾讯之间展开,其各自支持的饿了么和美团点评则全力抢占市场、烧钱补贴。
2018年8月14日

中国科技巨擘股价进入“焦虑区间”

除了受美国同行股价动荡影响之外,中国科技公司在与更多“恶魔”作斗争,包括美中贸易战、人民币贬值以及流动性收紧。
2018年8月1日

腾讯和阿里的新零售“代理人战争”

周掌柜:新零售本质是在线下零售“废墟”上流量价值再造和零售系统上价值链再造,互联网巨头战略竞赛背后是新零售对于流量、认知和成本的再认识。
2018年4月16日

Naspers将减持2%腾讯股份

Naspers称将出售价值逾100亿美元的腾讯股票,以便在其他地方投资,还表示至少3年内不会进一步减持。
2018年3月23日

阿里巴巴和腾讯对“云”的追逐

中国主要面向消费者开展业务的科技巨头把目光投向企业客户,争相为它们提供基于云计算的数据存储和软件服务。
2018年3月13日

谁将影响中国电商业投资格局?

得到腾讯投资的拼多多,对阿里巴巴的大股东软银的入股提议不太感冒。对消费者而言,两强相争总好过一家独大。
2018年3月2日

互联网红利的终结

陈歆磊、史颖波:智能手机市场下滑预示着所有线上业务将随之出现停滞或增长放缓。全球科技巨头的转型已经悄然而至,中国公司却落后了半拍。
2018年2月8日

万达的“混改”

郑志刚:当媒体关注万达如何在“新零售”竞争中“选边站队”,以及它是否将“彻底退出房地产”时,我看到的却是一场别样的“混改”。
2018年2月1日

全球科技巨擘大战AI

周掌柜:在AI商业模式并没有成熟的情况下,AI生态竞争领域有三个本质的追问:用户主体还是平台主体?谁是超级智能平台?什么是超级智能入口?
2017年11月28日

百度的兵工厂

周掌柜:百度把“服务用户”的竞争片面理解为“武器竞赛”,就会像一个兵工厂持续生产武器却失去道德认同一样。
2017年9月12日

腾讯音乐与阿里巴巴达成版权共享协议

腾讯希望借此巩固在中国音乐流媒体市场的主导地位,同时进一步压制其行业劲敌网易云音乐。
2017年9月12日

谁是BAT的接班人?

周掌柜:BAT真正竞争对手不是希望成为它们的企业,更不是延续早期BAT战略的头条、美大和滴滴,而是工业互联网时代塑造新竞争的跨界巨头。
2017年7月4日

下一个互联网十年:云计算成制胜法宝

刘旷:在互联网+的大趋势下,云计算已经成为推动各个产业升级转型的核动力,它也将成为未来互联网企业的制胜法宝。
2016年10月6日

奥迪与中国“BAT”签约合作

这家德国豪车制造商将与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在数据分析、互联网-车辆平台建设和城市智能交通等领域合作。
2016年9月12日

Lex专栏:中国网络股便宜的玄机

中国监管的不可预测和不透明是部分原因,最关键的还是市场期望。
2016年6月16日

互联网金融乱象:中国式“钓愚”潜规则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中国互联网金融新一轮整治正在开始。以创新之名,我们已看到太多骗局,具体到互联网金融骗局,则更具有傻子不够用的特点。
2016年6月3日

联想的战略悖论

周掌柜:尽管凝聚伟大基因和市场期待,联想正沦为一家看上去很美的公司,其战略悖论深刻而隐蔽。联想面对的挑战,也是今天中国经济系统性问题的展现。
2016年5月31日

谁将夺取企业浏览器市场头把交椅?

刘旷:浏览器之争,不再是消费者市场,而是更精准的企业服务市场。以轻后端重前端的开发方式为主,为企业提供专属服务的企业浏览器产品,将成为市场黑马。
2016年5月23日

企业微信:腾讯又一棵“摇钱树”?

中国互联网巨擘腾讯打算推出企业微信,提供额外功能并对安全性进行升级。一旦用户“粘上”这款应用,它或许有助于腾讯解决一个问题:如何利用微信赚更多钱。
2016年5月5日

中国IT四巨头“BANT”挑战美国“FANG”

中国互联网公司已将尖牙嵌入西方竞争对手的身体。面对被称为“FANG”的美国四大互联网企业:Facebook、亚马逊、Netflix与谷歌,中国公司已经找到了争夺主导权的方法。
2016年4月21日

生态型企业何以挑战BAT?

周掌柜:人机智能时代,以人为核心的社群会成为商业核心价值承载中心,带有个性化属性的社群很难被BAT式垄断布局掌控,这是生态型企业的机会,也是BAT的挑战。
2016年4月19日

中国互联网的“烧钱之战”

“烧钱”已经成为今天中国互联网行业流行的商业模式。有观点认为,这种风气预示着行业泡沫已经临近破灭。上世纪90年代的网络泡沫时期,硅谷公司曾游说投资者利润不再重要,如今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一样迷上了亏钱。
2016年4月14日

腾讯全年利润增长21%

这家中国社交媒体和网络游戏巨擘称,用户继续转向使用智能手机而非电脑
2016年3月18日

机器赢了,人类输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机对战无论胜负如何,AlphaGo已经证明了自己;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但未必需要末日恐慌。在规则不确定之下如何应对,可能正是人类的优势所在。
2016年3月11日

BAT大战:春节红包的洗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互联网江湖没有定律,唯一的定律或许就是没有屹立不倒的巨头。在政治教化与BAT红包的双重洗礼之中,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这几乎可以折射出中国社会最新处境,商业与政治的和谐共谋酿就了新的转型景观。
2016年2月10日

民营银行如何挑战传统银行业?

普华永道中国合伙人容承威: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有利于改善中国银行体系结构;如何在新业务模式与审慎监管体系下找到平衡点,仍是民营银行发展重点。
2016年2月1日

雷军的战略瓶颈

周掌柜:小米公司的创始人雷军必须清楚,这场商战不是一个证明好学生的论述题,而是提升和塑造公众和用户预期的命题作文。
2016年1月4日
12››下一页